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时间:2019-09-23 10:23:42作者:华裳

甜宠新书《陆少的头号宠婚》来袭,主角(陈萌陆贺)免费在线结局。都市言情小说陆少的头号宠婚是大家喜爱的作者华裳所着,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

《陆少的头号宠婚》《陆少的头号宠婚》(陈萌陆贺)小说免费在线结局 免费试读

第七章

陈萌没想到会在在这时候碰见陆贺,惊吓之余更是愤怒,这个男人是在她身上装了跟踪定位器了吗?怎么去哪儿都能遇见他?

陆贺看着陈萌细白的小脸,迈着从容的脚步缓缓朝她走近,就像一只在草原上悠闲散步的雄狮,步伐间张弛有度,自信与帅度同时迸发。

陈萌现在可没心情欣赏陆贺那双大长腿,气的咬牙切齿的她瞪圆了眼睛,冲他吼:你怎么会在这儿?

陆贺只是淡淡的瞥了她一眼,眸光一转就落在金鹏身上;金鹏被老大凉凉的眼神刺激的腰眼子都疼了,不就是跟您老人家的媳妇说了几句话么,用得着用一副要练他的表情瞪他吗?

老大。金鹏赶紧敬了个军礼,满脸的谄媚。

陆贺脸色平淡,问:你怎么回来了?

那个他敢说是回来看您老思春的吗?

听着这俩人的对话,陈萌几乎陷入崩溃,指着金鹏就质问:你认识他?

金鹏无辜的冲着陈萌眨了眨眼,他能不认识眼前这屌炸拽狂的人物吗?这可是他的顶头上司,一辈子都要效忠的主子。

看着金鹏欠揍的样儿陈萌才恍然自己真够傻的,陆贺声威赫赫,这又是他的地盘,恐怕就连傻子都认识他吧。

看陈萌气的腮帮子都鼓起来,陆贺对金鹏打了个眼色这小子就跟兔子似的蹿开,将空间留给眼前这两个人。

陆贺依旧是那副吊儿郎当的警痞样儿,信步来到陈萌面前,语气贱贱的:这烧刚退下去就不安分了,我怎么听说某人就跟领导视察似的,一大早就开始到处晃荡;我说小妮子,别跟我面前耍花招,哥哥我可是打娘胎里就会抓人揪罪犯。

陈萌不傻,怎么会听不出他语气里的警告,好,既然他已经看出她的意图,那她也不想遮掩,梗着脖子就冲他提要求:我要回去,今天就回去。

陆贺按耐住自己的暴脾气,告诉自己这小姑娘刚生完病又伤了脚,能和风细雨点儿就尽量保持,千万别再把她吓病了;所以在听到她又提出要回去的要求时,他长吐一口气,压低声音道:我说过,两天后只要确定病人度过危险期,我就送你回去。

不!今天就要回!

陈萌你能不能不要这么不可理喻,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当这里是车站,想走就走?陆贺拧紧了眉心。

被陆贺这么一训斥,陈萌的脾气也上来了:昨天你绑我来的时候可是说好把人救了就放我离开,可后来呢?你还要让我等两天,陆贺,我倒是想问问你,咱俩到底是谁先言而无信。

我不是害怕病人再出意外吗?

陈萌冷笑着:我看你是怕自己的一等功没了吧。

此话一出,陈萌立刻就后悔了;因为她看见本来就表情不太好的陆贺整个人都阴沉下来,身上总是带着得那股散漫劲儿瞬间消失无踪,宛若是从战场上走下来的煞神,眼角隐隐泛红。

这样的陆贺着实吓人,所有认识他的人都知道,这小子是个吃软不吃硬的臭脾气,平常看上去慵懒松散,可骨子里比谁都严谨认真;这样的人平常嬉皮笑脸活得像个二世祖,可一旦触及他的底线,你就等着狂风暴雨的肆虐吧。

很显然,陈萌在一不小心的情况下,踩到了他的底线。

要知道,陆贺可是正宗的红三代出身,不管是爷爷还是外公,家族里任何一个人跳出来都是一代人物,像他这样含着镀金到不能再镀金的金汤勺出生的孩子,这辈子就算是庸庸无碌,也会平步青云;可这小子从小就是个倔骨头,偏偏走上了一条最辛苦的路。

当别人都在靠着父母家人的关系走后门的时候,他咬着牙顶着毒辣的太阳一圈圈的奔跑在跑道上为考警校做努力,当跟他同是大院出身的小伙伴们遵从家人的安排走上舒坦富贵的人生巅峰时,他在枪林弹雨中建功立业,一点点的往上爬。

别人提起来,都说陆siling家的小孙子生来就是带反骨的,舒坦的日子不过,偏偏喜欢冲锋陷阵;可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就是想要证明不靠父辈祖辈的蒙荫庇佑,他陆贺照样会闯出一番天地。

虽说他打击罪犯、捉拿凶徒是为了证明自己,但是,他更希望以此来实现自己的价值,保护备受迫害的老弱病孺;就像每个男孩从小都做着成为英雄的梦一样,他陆贺也有这样的梦。

可现在,他多年的梦想,多年的付出和努力被这个女人说成如此低价的存在;如果是别人这样说他,他也许会一笑置之或是揍的对方满地找牙。可眼前这个人,是他这辈子第一个巴心巴肺想要对她好的女人,她这样误会他,就跟拿了把刀子在喇他的心口,疼的让他连喘息都在颤抖。

陈萌看着陆贺发红的眼角,第一次从这个男人的身上感受到了深深地恐惧,这种恐惧盖过了昨天被绑走时的张皇无措,更多的像是被一头凶兽盯上的战栗感,让她不自觉的一点一点往后退。

陆、陆贺你要是敢打我,我会报警的。陈萌的小脸都变白了。

被气急的陆贺听见这话,嗤的一声笑了,一步步的接近她:吓傻了吧你,我就是警察,你可以直接打给我;再说了,我这还没有施暴呢。

陈萌哆嗦着嗓音:你、你、你别过来

看着明显被自己的愤怒震慑住的小女人陆贺也知道自己是真的吓住她了,可他就是要狠狠地吓吓她,让她知道,这世上有些话可以乱说有些话却是打死也不能说的;他可以纵容着她、娇惯着她,但并不代表她可以口无遮拦的为所欲为。

陆贺在陈萌不安的后退中突然一个大跨步上前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在她一声声的疾呼中硬是将她朝着自己的营帐拖。

小姑娘明显受惊过度,在陆贺强悍的怒火下除了哆嗦着嘴皮子尖叫什么也做不了,更何况她还跛着一只脚。

在被拖回营帐的一路上,陈萌可算是把这辈子的人都丢完了;她就像一只不听话的小狗被主人生拉硬拽着带回了自己的窝,连口气还没喘匀,就又被陆贺甩到了床上。

陈萌从小娇生惯养,再加上智商高招人疼爱,长这么大从来都是被无数人捧在掌心里长大的,哪里受到过这种待遇,当场就认为陆贺做的这些粗鲁的动作就是在打自己。

所以,在被甩到床上后,她也顾不上心底的恐惧,抱着枕头就痛哭起来。

至于陆贺,在听到陈萌的哭声后更是暴躁到了极点,他还从来没见过如此会倒打一耙的人,明明受到伤害的人是他,可这个女人就是有本事用大哭来宣泄着自己才是受害者;他真觉得,陈萌这个爱哭又娇气的女人真的是老天爷派来惩罚他的。

可是气又怎么样呢?到头来他还不是得哄?

这里是营区不是A市更不是家里,刚才闹的那么一出指不定被多少人看见了,他这一世英名折损在她手里他也认了,可别因为这个爱哭的女人扰乱了军心才是正事。

陆贺忍着脑壳上蹦蹦跳的青筋不断地做吐气的动作,最后在拿出吃奶得劲儿后总算是拦住了自己快要爆发的怒火;单手往前一递,将一早就端在手上的早餐餐盘送上去:你还有脸哭,咱俩到底谁才是受害者?快用食物堵住你的嘴。

陈萌睁着红肿的眼睛看着铁质的餐盘里摆放整齐的一袋牛奶和一块三明治,就算是美食当前她也没心情吃,忍耐着咬着发红的嘴角,冲着这个敢对她动用暴力的男人大吼:我不吃!

不吃?好!饿着!陆贺的怒火终于达到了零界点,他真的是最后的一丝理智也被这个无理取闹的女人给磨没了:陈萌,你还真别太拿自己当回事;告诉你,爷不伺候了。

甩出这句话,陆贺头也不回的撩起帘子就走。

那决绝的背影看的陈萌心底一阵刺痛,这个可恶的男人,他打人他还有理了他?!

第八章

陆贺刚走出营帐就听见从里面传出更加刺心的大哭声,这叫本来就窝了一肚子火的他更是气的直跳脚,这个在面对最凶恶的罪犯时都能做到冷静到极致的男人,再一次在陈萌面前暴跳如雷。

老远,金鹏搭着大刘的肩膀偷偷的侦查着老大的泡妞行动,最后看见老大气急败坏的出来,皆露出一副扼腕的表情。

金鹏道:刚跟嫂子碰过一面,我这人看人极准,一瞅就知道咱们嫂子那绝对属于温室中的小娇花,从小是被人含在嘴里捧在心尖上长大的。就咱们老大这暴躁脾气,娇嫩的小花儿落他手里还不被他给践踏死;要我说,老大就该找只母老虎,同是食物链顶端的高级食肉动物,平时还能打个擂台增加生活情趣,这才叫兴趣相投、不分伯仲。

听见金鹏这乱七八糟的分析,大刘不客气的一巴掌盖在这臭小子的头上:兴趣相投?不分伯仲?你丫这是给老大找战友呢还是找媳妇呢?小娇花怎么了?狮子王也是可以喜欢花的好不好。

金鹏一咧嘴,想象着大刘口中的画面;一头威风凛凛的雄狮子双手做捧心状小心翼翼的呵护着一朵小花,这画面怎么想象怎么诡异。

陆贺早就发现不远处有几个小兔崽子在盯着他,还优秀的特警队伍呢,就这点反侦察意识,暴露了都不知道;看来回去后他得抽时间好好地训训这帮小子。

大刘,你过来。

大刘听见老大召唤,半分不敢耽误,小旋风似的冲过来,脸上挂着讨喜的笑:老大,你叫我?

陆贺将自己手里的餐盘塞到大刘的怀里,指了指身后的营帐:给她送进去。

哎呦!瞅这架势还是忍不住要怜香惜玉嘛!

大刘促狭的用手肘碰了下老大,装模作样的眨眨眼,挤兑道:老大,刚才也不知道是谁在里面吼着‘爷不伺候了’;怎么现在又

陆贺扬起巴掌就往大刘的头上招呼却被这小子提前识破躲过去:臭小子,就你耳朵最灵;我问你,女朋友和媳妇的最大区别是什么你知道吗?

大刘一脸闷逼状,他只有女朋友没有媳妇,他咋知道有什么区别。

陆贺摆出教育姿态,双手叉腰道:如果你跟你女朋友吵架,你女朋友转身就走,你怎么办?

走就走呗,我一大老爷们难道还被一个小丫头给降住了?不惯她臭毛病。

对,可如果是你媳妇走了呢?

这还真有点问住大刘了。

陆贺轻咳了一声清了清嗓子,道:不知道了吧,好,我现在就告诉你;如果是老婆生气转身就走,二话不说,立马去追;想知道为什么吗?

大刘睁圆了眼睛不住的点头。

因为,女朋友没了可以继续找,可如果是老婆跑了,要么会影响整个家庭的生活节奏,要么她就会给你戴绿帽子。算算得失,哪个严重?说到这里,陆贺淡淡的瞥了一眼营帐口,压低声音道:小丫头被我动用武力绑过来本来就吓坏了,昨晚还生病高烧,我这心里也过意不去,刚才虽然她说的话挺伤人,可我也算是教训她了;只是现在我俩还不适合见面,我去找头儿安排接下来的工作,你是咱们整个中队唯一有女人要的男人,多少能理解点女性同胞,替我去哄哄,别再让她嚎了,这丛山峻岭的,都快被她招来狼了。

看着老大下达完艰巨的命令后拍拍屁股走人,大刘端着餐盘差点泪流满面;凭什么你把自己的心上人惹哭了他就要出来收拾烂摊子?他也没多少哄女人的经验呐。

陈萌抱着枕头哭的鼻子直发囊,眼睛也因为长时间的流泪而酸疼不止,就在她考虑着要不要出去打盆水洗洗脸的时候,营帐帘子被人从外面掀开,本来还以为是陆贺又来了,没想到进来的是当初跟她在医院顶层的停机坪上有一面之缘的大刘?

刚走了一条狼,现在又来了一只狈,陈萌气哼一声,转过头不去看他。

大刘尴尬的站在门口直扒拉头发,真不知道怎么开口,嗫喏了老半天才蹦出来两个字:嫂子

谁是你嫂子?你才是嫂子,你全家都是嫂子。

大刘着实被这未来嫂子的口才惊了一跳,这伶牙俐齿的,难怪能把老大气的方寸大乱、仪态尽失。至于自己,被未来大嫂‘问候’全家他也不敢回嘴,要知道眼前这小妮子可是他们老大心尖尖上的人物,老大都舍不得动她一下,他要是敢放肆,那就等着被老大练吧。

大刘陪着笑将手里的餐盘放到陈萌面前,摆出前所未有的恭良姿态:嫂注意到一道愤怒的眼神再次投来,大刘慌忙闭上嘴;得!老大还没挣到名分,连累的他们这帮小的也直不起腰来;大刘尴尬的抓了抓头,再次开口:陈医生,饿了吧,吃点东西,听说您昨晚病了,现在好些了吗?

其实陈萌也不愿意找大刘撒气,只是她实在是太委屈了,长这么大她还是第一次被人使用暴力;想到这里,她的眼眶就又红了。

大刘一瞅这架势就大感不妙,老大让他来哄嫂子,这还没开口哄就先把眼泪给招惹出来,老大知道还不废了他。

大刘一时手忙脚乱,赶紧就凑上前安抚查探,眼神无意间瞟到这小姑娘红肿的脚踝,顿时恍然大悟:陈医生,你这是受伤了;哎呦呦,瞧瞧这肿的,不会是我们老大弄的吧?

被大刘这么一提醒陈萌才后知后觉的感觉到脚踝上传来的刺痛,其实这点扭伤并没有大碍,只是刚才他俩吵架,陆贺下手没个轻重,生拉硬拽的拖着她一路狂奔,生生把快要好的脚踝又给折腾严重;现在只要轻轻用手一摸就涨热发疼,可见是有些发炎了。

想到自己安安分分的一个医生先是被绑架到这里,跟着又是生病发烧又是脚踝受伤,还要被恐吓暴力,陈萌别说是委屈,她简直都快崩溃了。

眼见着小姑娘伤了脚,精神似乎也不大好,大刘可不敢耽搁,炸弹似的弹出去在营区里到处找他们那个辣手摧花的无良老大。

现在,他还真的不得不考虑刚才金鹏给他说过的话,照老大这糙爷们的性子,也许找个母老虎搁家里才是最正确的选择;瞧这小娇花细胳膊细腿儿的,老大轻轻一使劲儿就能将丫的骨骼给捏碎。

▲《陆少的头号宠婚》完整版已有~

陆少的头号宠婚

陆少的头号宠婚

作者:华裳状态:已完结

甜宠新书《陆少的头号宠婚》来袭,主角(陈萌陆贺)免费在线结局。都市言情小说陆少的头号宠婚是大家喜爱的作者华裳所着,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

在线中超比赛预测(万博app)_万博manbetx下载+app_万博体育app买球靠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