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时间:2019-09-22 15:13:16作者:明药

甜宠新书《我与你的情深似海》来袭,主角(顾轻舟司行霈)免费在线结局。小说我与你的情深似海是大家喜爱的作者明药所着,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

《我与你的情深似海》《我与你的情深似海》(顾轻舟司行霈)小说免费在线结局 免费试读

督军府办舞会,是顾轻舟的主意。

她要督军夫人当着全城权贵的面,承认她是督军府二少的未婚妻。

至于将来退亲,顾轻舟保证让二少主动提出,二少抛弃她。

督军夫人一开始觉得匪夷所思,她是不会公开承认的。

可顾轻舟说了一番话。

您依诺承认二少养在乡下的未婚妻,世人该如何褒奖您的高风亮节?顾轻舟鼓励督军夫人,两年之后,让少帅寻个借口退亲,到时候世人只会说,‘到底是乡下丫头,没见识,怎么配得上少帅?督军府已经仁至义尽了’。

您看,您和少帅重情重义,名声只会增加,不能减少,您更能获得百姓的敬重,少帅获得将士们的敬重!

这两年里,我保证低调不惹事,不借用督军府的名义给您脸上抹黑,您可以信任我。

您公开承认我的身份,我们互赢。少帅娶十个八个姨太太,都是男人的风雅,您承认我的身份,也不耽误少帅风|流|快活,他也是愿意的。

顾轻舟果然擅攻心计,一番话就把督军夫人的考虑全部点明、顾虑也全部提到了。

督军夫人考虑了下,竟然觉得顾轻舟所言非常有道理,就同意了。

为了让顾轻舟看上去更体面些,督军夫人甚至主动送了套洋装礼服给顾轻舟。

这是意大利定制的,原本是要给督军府的二小姐做生辰礼。

督军夫人估量了下顾轻舟的身段,尺寸和二小姐差不多,就叫人送来了顾家。

顾家则炸开了锅。

所有人都震惊看着顾轻舟,包括顾圭璋。

不是说退亲了吗?

退亲,还用打扮顾轻舟吗?

秦筝筝和顾缃也深感不妙,脸色紫涨,特别是顾缃,急促望着秦筝筝,希望从母亲脸上寻到安慰。

可秦筝筝自己脸色更难看。

大姨太和二姨太嗤笑,幸灾乐祸,凑到顾轻舟身边:瞧瞧这礼服,是意大利空运过来的,督军府果然财大气粗!轻舟小姐,以后富贵了,可别忘了娘家啊。

顾轻舟微笑了下,没有因为两位姨太太的话而忐忑,她说:你们误会了。

秦筝筝也把礼服接过去。

可惜,尺寸不太适合高挑的顾缃,只能顾轻舟穿。

秦筝筝恨得咬牙:不是说退亲了吗,怎么督军夫人还给你送衣裳?

她当着所有人逼问。

我也不知道啊。顾轻舟一脸茫然。

顾轻舟的单纯与茫然,显出了秦筝筝和顾缃贪婪的嘴脸。而秦筝筝这席逼问,更是毫无遮掩。

顾圭璋忍无可忍,看着妻子女儿的丑态,怒道:都回屋!

顾轻舟就抱着她的礼服,回屋去了。

今天海关衙门休息。

顾圭璋一整天都在家,屋子里静悄悄的,就连麻药过后疼得哭的顾三,也只是咬着唇掉眼泪,不敢喧哗。

快到午膳时候,顾轻舟下楼,对坐在客厅看报纸的顾圭璋道:阿爸,我......我第一次进城,不知城里什么模样,我能出去看看吗?

顾圭璋心烦。

抬头,触及一双水灵灵的眸子,清澈莹然,甚至能倒映出他自己的影子。

在那倒影里,他看到一个伟岸的父亲,那是女儿眼中的他。

顾圭璋还记得轻舟小时候,眼睛就很灵活,照顾她的乳娘李妈说,轻舟很早慧。

往事一桩桩浮上心头,顾圭璋铁石心肠竟觉得对不住她,心中难得犯软:让你姐姐陪你去........

说罢,又觉得不妥。

她姐姐顾缃正在担心抢夺她的婚姻无望,岂能善待她?

她两个妹妹,半夜拿剪刀杀她。

总之,这个家对她而言,应该是虎狼之窝。

......陈嫂!顾圭璋喊了佣人。

一个三十来岁的女人,穿着深蓝色粗布斜襟衫,进了客厅。

陈嫂慈眉善目,是顾家厨房里管饭的。

顾轻舟起得早,跟她闲聊过,她挺喜欢顾轻舟的。

陈嫂,你带着轻舟小姐上街,就咱们附近这几条街上,去吃吃咖啡,看看电影,买两套衣裳鞋袜。顾圭璋道。

说罢,顾圭璋从钱夹子里,掏出三张粉红色的现钞,递给了陈嫂。

三十块!

三十块钱,足够顾家半个月的生活费,老爷今天好大方!

陈嫂赶紧擦干净手,接过了钞票,欢喜说了句是。

她稍微换了套干净衣裳,就带着顾轻舟出门。

顾轻舟道谢:阿爸,那我走了!

她声音柔柔软软的,更像顾圭璋想象中的女儿--女儿就应该温柔似水,可他家中那三位呢?

有了对比,轻舟更合顾圭璋的心意。

顾轻舟跟着陈嫂出门。

她们先在门口叫了黄包车。

去圣母院路。陈嫂对车夫道,扭头又对顾轻舟说,轻舟小姐,圣母院路有家电影院,对面就是咖啡店,不仅可以吃咖啡,还能跳舞呢。

我不会.......顾轻舟低笑。

学学就会啦。陈嫂鼓励她。

两辆黄包车,一前一后。

陈嫂的黄包车在前头,顾轻舟的在后。约莫跑了十几分钟,街上倏然有点乱,汽车全挤在一块儿,顾轻舟的黄包车落在后面了。

这时候,一辆奥斯丁轿车倏然靠近她的黄包车。

车上下来两个高大壮实的男人,拦住了黄包车。

车夫停下,顾轻舟微讶。

轿车上伸出一只军靴的大长腿,稳稳落地,高大轩昂的男人,下了汽车。

他穿着青蓝色的大风氅,深色西装和马甲,身子微倾,双手撑在黄包车上,俯身看着顾轻舟:小贼,找你可不容易!

那个男人--在火车上的那个男人!

顾轻舟心中猛然乱跳:他知道她偷走了那支勃朗宁,所以叫她小贼。

你是谁?顾轻舟很快镇定下来,假装不承认,我没见过你!

男人失笑,一把抓住了她的胳膊:走,带你认识认识我!

不由分说,就把顾轻舟从黄包车上扯下来,送入了自己的汽车里。

男人手臂强壮有力,几乎把顾轻舟提起来,顾轻舟挣脱不开。

汽车很快开走。

车厢里都是男人清冽的气息,还有烟的香醇。男人上车就点燃了雪茄,青烟缭绕中,他深邃的眸子敛光,什么也看不真切。

顾轻舟拳头攥得紧紧的。

她正要说点什么,男人随手丢了雪茄,就把她抱到了自己腿上。

他揽住她纤柔的后背,摩挲着她的腰,脸凑在她的脸侧:小贼,我的勃朗宁呢?你胆子长毛啊,那玩意儿你也敢偷?

我不知道你说什么!顾轻舟咬牙,挣扎着要下来,却被他箍得更紧。

他唇齿见旖旎出雪茄的清冽香醇,唇略有略无撩过她的,干燥冷冽。

顾轻舟使劲躲。

不承认?男人低声笑,没事,先去吃饭,这时候都饭点了,吃完饭慢慢聊!

我要回家!

吃完饭,我送你回家,你阿爸姆妈不会怪你的。男人铁了心道。

她说不行,他就凑得更紧,几乎就要吻上她。

顾轻舟躲闪不及,先应承着他。

只是,陈嫂要急死了。

男人带着顾轻舟去吃饭。

最地道的岳城馆子,一间僻静的雅间,他点了几样岳城名菜,要了一坛花雕。

顾轻舟的奶妈李妈妈就是岳城本地人,她的岳城菜比这馆子更地道。

吃了几口,顾轻舟兴致阑珊,吃不下去了。

喝酒吗?男人自己不怎么吃菜,酒倒是一口一口的,见顾轻舟也不吃了,端起酒盏问她。

顾轻舟摇头:我不会喝酒,我要回去了.......

男人轻笑,好似听了个玩笑话。

他用力拽过她,将她抱着坐在他腿上,她身子轻柔,雪肤明眸,年纪又小,像只软萌的兔儿。

他声音难得的温柔,酒香溢出:知道不知道我在火车站找了你三天?

为了那支勃朗宁手枪.......

顾轻舟更想要那支勃朗宁,装傻又太刻意了,抿唇不答。

叫什么名字?他又问。

顾轻舟道:李娟。

真叫李娟?

是!

嗯,娟儿,好听!男人接受了,轻声笑着,粗粝手指按压她的唇,想吻上去。

他的手长期握枪,磨出一圈粗粝的老茧,压在她柔嫩的唇上,酥酥麻麻的触觉,顾轻舟想躲。

为何要抱我?顾轻舟迎上了他的眸子,问道。

怎么,不喜欢?男人挑眉反问。

我又不是伎-子。顾轻舟蹙眉,好人家的姑娘,这样搂搂抱抱?你们岳城人都这样?

男人听了这话,并没有恼羞成怒,而是笑,搂得她更紧了,轻轻咬她的耳垂:做我的伎-子,不委屈你!

顾轻舟咬牙。

她正要推他,甚至要恼怒扇他耳光的时候,雅间门被推开了。

男人的随从兴奋道:团长,人抓到了!

团长?

这男人是当兵的。

他果然是岳城军政府的人。  

好,太好了!男人很高兴,丢了手里的酒盏,拽起顾轻舟,走,带着你去看审犯人!

顾轻舟听到审犯人,就以为是去警备厅。

可男人的汽车一路出城。

城外有一处守卫森严的监牢,牢中宽大复杂,场地上沁出暗红,似无数人的鲜血浸染。

顾轻舟有点冷,她缩了肩膀。他们不是去警备厅的大牢,而是去军政府的大牢。

她身后跟着男人的随从,一步落下就要撞到人身上,只得拼命小跑,跟着男人的脚步。

他们进了监牢。

监牢的一隅,关着八个高大精壮的犯人,个个被打得皮开肉绽。

团长,审了一个小时了,屁也没问出来!下属禀告道。

男人坐在椅子上,拍了拍他旁边的位置,让顾轻舟坐下。

拿烙铁烫。男人云淡风轻道。

烫了,他们嘴巴紧!

嘴巴紧?男人摩挲着自己的下巴,玩味般想了想,突然转头问顾轻舟,见过活-剥-人-皮吗?

顾轻舟头皮一紧。

拜托是开玩笑的,拜托不是真的!

去准备,剥了他!男人随意指了一命囚犯。

顾轻舟头皮发紧,转颐愕然看着这男人,难道审讯要用到如此酷刑吗?

她手指发僵,用力才能蜷缩起来。

那边,果然很快就架起了刑架,男人吩咐将囚犯架上去,有个刽子手磕破了囚犯的脸,高大精壮的囚犯惨叫,顾轻舟才彻底明白:不是开玩笑的。

真的要活-剥。

而其他囚犯,都被男人派人押在旁边,观看着,震慑他们。

我要回家!顾轻舟后背一层薄汗,声音都在发抖。

别跑!男人一把将顾轻舟圈在怀里,抱着她看。

顾轻舟被男人捏住下颌,逼迫她看着,耳边全是犯人凄厉的叫声,顾轻舟整个人都在发抖,她死死咬住唇,才没有跟着尖叫起来。

我说,我说!剩下的犯人看到这种情况全吓疯了,个个争先恐后交代。

是程副将的意思,程副将想要除了您.......

轻舟哇的一声,吐了一地,后面的审讯再也听不见。

回去的时候,男人很亢奋,上车就紧紧搂住了轻舟。

放开我!顾轻舟嘶叫,使劲挣扎捶打,再也没有了之前假意迎合的耐性,你这个神经病,你这个神经病!

她声音尖锐刺耳,男人微微蹙眉,吻住了她的唇。

他堵住她的嘴巴,顾轻舟愣住。

她的初吻!

男人还把舌头顶进来,让她无处可退。

顾轻舟回神,压抑心头乱跳的悸动,又踢又打,从喉咙间骂他!

他真的太过分了!

顾轻舟想吐,已经吐了三四次,胃里什么也没有了。

她又恶心又害怕,眼泪簌簌的滚,又被这神经病吻住,脑子里逐渐模糊,她晕眩了。

最过分的是,这么可怕的事,他居然看的血脉贲张!

简直是魔鬼!

男人却越吻越深。

他浑身亢奋,精神特别足。

他粗粝的手掌在她的周身游走,顾轻舟哭了,浑身没了半分力气,任由男人捏扁捏圆。

她回城是有目的的,她需得完成!

顾轻舟恨极,在火车上的那个晚上,应该顶住被他割喉的恐惧,大声嘶喊暴露他!

是干净商务吗?男人声音嘶哑,压抑着粗重的呼吸。

顾轻舟一脸的泪,精神处于崩溃的边缘,她刚刚看到一个活-剥的人-皮,哪里还有精神听他说话?

她耳边嗡嗡的。

这么小,应该还是。男人的呼吸更加急促,你承受不住的。

他重重拍了司机的后座,去堂子!堂子算是比较高级点的伎-馆。

司机道是,加快了车速。

到了堂子门口,他居然将顾轻舟扛在肩上,一起带入。

不,不!顾轻舟回神,看到是伎-院,又闹腾起来。

她不要进这种地方!

男人却重重拍她:乖!

顾轻舟原本就头晕目眩,被他扛在肩头,脑袋回血,彻底失去了方向感,整个人似踩在云端上,再也没力气挣扎。

他不顾四周投过来的目光,将她带进了一间奢华的包房。

少爷.......旋即,一个身材火爆的女子,进了包房。

这男人就放开了顾轻舟。

他的呼吸更重了,重到一下下的,似只猛兽。

他离开顾轻舟的唇,顾轻舟以为自己终于解脱时,男人从身后掏出一副手铐,将顾轻舟拷在床脚上。

顾轻舟挣扎着手铐,拉得一阵乱响,却无法脱开,她厉叫:你做什么,你这个神经病,你这个人渣,你放开我!

她不想看他杀人,更不想看他办事。

他却把她锁在他床边的柱子上。

顾轻舟厉哭:你这个神经病!眼泪经不住又滚落。

男人不管顾轻舟的歇斯底里,只是将那女人推在床上,动作野蛮凶残。

顾轻舟就被锁在床边,他做了什么,她全知道,然后她彻底崩溃了。

活了十六岁,她好似把人生最黑暗的都见识过了。

一个小时之后,这男人终于从女人身上起来。

他洗了澡,解开了顾轻舟的手铐,要带着她离开。

上了车,男人拍顾轻舟的脸:回神,吓到了?

吓到了?

顾轻舟想骂又想笑,她似乎经历了地狱般的一个下午,他却轻描淡写问她是不是吓到了.......

顾轻舟更想哭,可是眼睛里已经流不出半滴眼泪,她的魂魄像离体了,她一点力气也没有。

去顾公馆!男人道。

中午绑架顾轻舟的时候,男人让下属拦住了那个黄包车司机,问他是从哪里出发的。

故而,他就知道顾轻舟是顾公馆的小姐。

顾轻舟骗他说她姓李,男人也没反驳。

下车时,已是黄昏,晚霞谲滟披下来,顾公馆覆盖着一层锦衣。

男人将她放在顾公馆门口,就开车离开了,并没有送她到屋子里。

回到车上,他有点疲倦了。

司机是他的老下属,轻声问:少帅,是回督军府,还是去别馆?

去别馆。男人揉了揉额头,道。

奥斯丁轿车转头,回到了男人自己的别馆,是一处很精致小巧的法式小楼。

回到别馆,负责打扫和煮饭的孙妈告诉男人:少帅,夫人今天打电话来了,明晚督军府有个很重要的舞会,让您回去一趟。

男人摆摆手,不理会。

第二天早起,他就把这事忘得精光。今天还有集训,他吃过早饭就赶去营地了。

▲《我与你的情深似海》完整版已有~

我与你的情深似海

我与你的情深似海

作者:明药状态:已完结

甜宠新书《我与你的情深似海》来袭,主角(顾轻舟司行霈)免费在线结局。小说我与你的情深似海是大家喜爱的作者明药所着,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

在线中超比赛预测(万博app)_万博manbetx下载+app_万博体育app买球靠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