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时间:2019-09-22 14:43:59作者:超灵的佑子

甜宠新书《只赋深情寄相思》来袭,主角(司露微沈砚山)免费在线结局。小说只赋深情寄相思是大家喜爱的作者超灵的佑子所着,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

《只赋深情寄相思》《只赋深情寄相思》(司露微沈砚山)小说免费在线结局 免费试读

沈砚山很早就在打明月寨的主意。

只是他手里一直没有合适的诱饵。找伎女去假扮贵妇,实在难,很容易穿帮,那些土匪的眼睛很刁。

而用他的小鹿儿,他又舍不得。

万一有个意外,他真是要懊恼死了,好不容易看上个女人。

直到今天。

司露微实在是惹恼了他。

他想:好,让她怕一怕,见见血腥,她就知道轻重了!

他的话,对她没什么分量,她居然还想从他眼皮底下搬走,他是很生气的。

他这个人,对旁人狠,对自己更狠,哪怕是心爱的女人,说要教训一顿就要教训一顿,虽然他心疼得要死。

司露微上次打司大庄,看似挺狠,实则下手不重。

沈砚山后来回过味,她是想打他,打司大庄只是做给他看。那一下下的,其实都在抽打他沈砚山。

他的小鹿儿不仅泼辣,还学会了点小心机,真是既叫他欣慰又令他恼火。

定了计划,就各自执行。

沈砚山的伤好了之后,就把南湖县摸透了,明月寨他夜里去探过无数次,基本上摸清楚了岗哨的位置。

上次司露微被她老爹拉去堂子卖,沈砚山也是因为去了城外探地形才不在家。等他回来之后听说,吓得肝胆俱裂,急急忙忙卖了他的宝贝枪去救人。

几经辛苦,他也探明白了。

大庄,你们八个人,从这里上去。沈砚山指了他自己绘制的地图。

他把地图给自己的小弟们讲清楚。

除了司大庄,其他人都听懂了,沈砚山就让其他人带好司大庄,别让他迷路。

然后,剩下四个小弟,都瘦,看着老实本分,很像家仆,他就让他们跟着马车。

除了人和马车、马匹,他还要装扮司露微。

他把司露微领到县城最好的一家洋行。

这家洋行的东西,都是从南昌府过来的。就是南昌府的洋行,时髦已经落后大城市一年半载,再到小县城,更是过时。

当然,小县城没有过时这种说法。

换件旗袍吧。他领了司露微和自己的几个手下进去,一眼就相中了一件长袖低开叉的元宝襟旗袍。

这件旗袍是桃粉底子白圆点花,俗气得很,可对小县城而言已经是最好的。

他把旗袍给司露微:去换。

司露微一直很沉默,此刻她接过了旗袍,并不打算去更衣间,而是扬起脸:五哥,做完这件事,卖身契能不能还给我?您说过做几件事就可以给我的。

沈砚山眯了眯眼睛。

他满心的怒火,因她这句话又火上浇油。

想离开我?你还是死了这份心吧,哪怕你死了,骨头渣子我都要!

他用阴沉的眸子扫过她,突然露出一个很淡很轻的微笑。这微笑简直宽容,宽容得让人觉得他和蔼了。

如果我满意的话,回来就给你。沈砚山道。

司露微如释重负。

她道谢,急急忙忙进去换衣裳了。

等她换好了出来,沈砚山手下几个人,特别是虎头虎脑的孙顺子,看得眼睛都直了,全盯着司露微。

沈砚山一瞥,很是惊讶。

他真没想到她身材这样好。

平日她衣着宽松,他觉得她瘦,细胳膊细腿,却没想到她该有料的地方堪称丰腴,那腰又太细,被紧身的旗袍一勒,风采露了出来。

沈砚山沉着脸:全部转过身去!

他手下那些小弟,当即原地转身,背对着司露微。

司露微不明所以。

她往镜子前去照。

这一照,她吓得魂飞魄散,当即蹲在了地上不肯起来,惨白着一张脸。

沈砚山对她的反应很不解,伸手去拉她:起来,别把衣裳弄皱了。怎么了?

司露微想往更衣间缩:太浪了,我穿不了!

她觉得这衣裳太过分了,腰线那边掐得那么紧,恨不能把女人的身材全掐出来。这么露骨,跟伎女似的。

而她最害怕的也莫过于自己像伎女。

她生活在小县城的穷地方,没见过时髦女郎,突然打扮成这样,是很挑战她自己的承受能力的。

沈砚山跟着她进了更衣间。

他端详着她:挺好的,又没让你露肉,哪里就浪了?

再看她,还是梳着一条大辫子,跟这旗袍有点格格不入,他道:回头自己绾个发髻,就这身了。

司露微想躲。

沈砚山伸手,轻轻摸了下她的面颊:听我的吩咐,你还想不想让我满意?

司露微僵住。

她总感觉,五哥摸她脸这个举动,有点暧昧。

她还以为是自己的错觉,猛然抬头去看沈砚山,然后就瞧见了他眼底的情绪。

那情绪那样浓。

而他陡然撞上了她的眸光,心口一紧,手指下意识从她唇上擦过。

五哥,你们买好衣裳了吗?咦,你们罚站啊?外面突然传来司大庄的大嗓门。

所有的旖旎,在这个瞬间崩塌。

沈砚山回神,笑了笑,转身走出了更衣间。

司露微愣了半分钟,头皮开始发麻。她再反应不过来,就真是傻子了。

五哥要她,不是做佣人,也不是做厨娘。

他想要她做他的女人。

司露微手脚有点无力,她想到了徐风清,想起自己的爱情,一时间寒彻骨髓。

她有点反胃。

以前讨厌五哥,只是觉得他可恨,现在觉得他有点恶心了。

他明明很英俊的,可为什么这样令她反感?

她的面颊、她的唇,被他手指触摸过的时候,有点凉,像毒蛇爬过一样,司露微用力擦了好几遍,才让皮肤上的鸡皮疙瘩消下去。

她默默换回了自己的衣裳。

出来的时候,她偷偷瞥了眼镜子,她还是喜欢这样的自己。

方才换上了旗袍,一点也不像她。

旗袍还是买了。

黄昏的时候,他们吃了饭就出发。

从城里到城外还有一段路,沈砚山又不能一直躲在车底,故而他先坐在马车里。

他换了利落的短打扮:牛皮底的胶靴、结实长裤和一件短夹克。

他原本是个特别漂亮的年轻人,这么一装扮又英俊又时髦,更加好看。

可司露微仍是觉得他可怕。

五哥......她突然开口。

沈砚山正在弄两支枪。

上次南湖县驻军一团的沈团长被人打劫,又被沈砚山救了,其实是他自己下套的。他从团长的副官身上弄到了两支枪,都是子弹充足的手枪。

他打算靠这两支枪打下明月寨。

听到司露微叫他,他略微抬眸,在光线幽淡的车厢里看向了她。

五哥,我可以不要卖身契,也可以替你做任何事,但是我不做你的女人。司露微咬了咬牙齿,声音极重。

沈砚山一愣。

继而他笑了起来。

沈砚山时常觉得司露微单纯。

因为她总是搞不懂,这个世上到底谁才是话事人。

你不想要的东西太多了。做不了主,说出来毫无意义。

怎么,我哪里不好?沈砚山难得放松了点,往车壁上一靠,双手拿枪,随意往旁边搭着,似乎是任由司露微挑拣他身上的毛病。

司露微的脸色更白。

这是肯定了她的猜测,他想要她做自己女人的。

她眉宇间的凝重与厌恶,是那样明显。

我要和徐风清结婚的,已经答应了他。司露微如实道,假如我落到了堂子里,我会自杀。五哥若是逼我,也会人财两空。

沈砚山的笑容收敛。

他左颊有个很深的酒窝,笑起来就格外温柔,可不笑的时候,他的眉眼又很冷。

好像他身体里有两个人,一个阳光温暖,一个阴暗毒辣。

司露微怕他怕得要死。

她不看他的脸色,继续道:五哥若是发发善心,你身边会多个护卫,我哥哥定然忠心耿耿跟着你;也会多个厨娘,我一辈子不离开五哥,给五哥做牛做马,只要五哥不让我做你的屋里人。

若是不同意,她就自杀,他真正有损失。

司大庄看似愚痴,对他妹妹却是很疼爱的,沈砚山逼死了他妹妹,他是不会再跟着他的。

司露微自觉这番话动之以情、晓之以理。

天下女人众多,司露微绝不是出色的那一个,真没必要为了她这口不好吃的肉,闹得彼此不快。

她觉得五哥是明白人,他会懂的。

小鹿,你真不是个聪明人。沈砚山慢慢开口。

司露微低头听他说教。

明月寨有好几百土匪,装备精良。我带着几个人,两支枪,很有可能就死在山寨里。你这些话,一旦我死了就完全没必要说,何必现在说出来惹我不高兴,自己还做恶人?他道。

司露微愣了下。

沈砚山声音放低,身子往前倾,凑到了她旁边:还是,你从来没想过让我去死?小鹿,你真不喜欢我?

司露微呆了呆,很是震惊,也觉得他言之有理。

她呆呆的样子,特别好看。

沈砚山就伸手戳了下她的脸:小鹿,说话办事缓一缓,心事先放在心里藏一藏。你这样一点事都藏不住,直来直往,很容易就被人玩弄鼓掌之间。

司露微第一次虚心受教。

她真的太藏不住事了。

她下午担心了很久,就迫不及待和沈砚山提,心里压根儿放不下。

这样不好。

将来持家,有了丈夫、婆婆甚至还有孩子,也不能总如此没头没脑,叫人不敬重她。

......五哥,你为何不怕那些土匪?她甚至主动问起。

沈砚山乐意教她的。

男人的爱好千奇百怪。沈砚山从未跟女人谈过感情,他出身富贵,又生了一副好皮囊,不管男人还是女人,没有不爱他的。

跪舔的人太多,导致他心高气傲,也没把谁当回事。

现在,他把司露微放在了心里。对于爱情,他也是人生头一回,没有经历可以借鉴,没有老师可以请教,全靠自己摸索。

他就只能顺着自己的爱好来。

教导她、在她灵魂上打上自己的烙印,仿佛才是爱情的最高境界。

司露微问话,他拿出了十二分的耐心:我偷偷看过县城两个团驻军操练,那枪法打的,简直是烂泥一样,请的教官也不行。

正规军都只是那副熊样子,山上的土匪就别提了。他们有枪,吓唬小老百姓罢了,枪法能好到哪里去?会不会开都难说。

我已经打听过了,明月寨一共有六名当家的,明天晚上是大当家过寿,当家的全回来了。我到时候把那些当家的全部解决掉,剩下的土匪再多也只是散沙。

司露微发现,他从能下床开始,就在盘算着出路了。

真是很有野心!

司露微知他迟早能搅出一片腥风血雨,自己哥哥那傻大个子,也不知是倒了哪一辈子霉,非要把他捡回家。

所以你别怕。沈砚山继续道,等会儿土匪掳了你上山,你乖乖的。

司露微打了个寒颤。

她再次意识到了五哥的可怕。

土匪若是在路上就要强了她,那她怎么办?万一他真被打死了,她就落在了土匪窝里了,也是死路一条。

这个人,狠辣、自私、胆大。

他的每一样品格,司露微都讨厌。

她深吸了口气。

再走了一段距离,沈砚山下了马车,钻到了车子底下,让马车继续前进。

司露微死死攥住了自己的手,把手指捏得惨白。

她也不知过了多久,果然听到了人声。

马车停了下来。

家仆们惊呼着什么,车帘就被人撩起。

男人用火把往车厢里照:哎哟,齐整的小媳妇!

土匪一把将司露微拽了下来,扛在肩上就走。

司露微这个时候,心里是特别害怕的。她觉得自己应该哭一哭的,但是努力了很久,害怕占了上风,悲伤来不及涌上来,怎么也没哭出来。

良久之后,被人关到了柴房里。

男人拍拍她的脸,说了句什么,是另外一种土语,司露微没听懂。

江西地界的方言特别多,十里不同音,两村之间的方言也会时常不同。

然后,男人想要亲她。

她尖叫着躲开了。

外面有人说话,挺着急的,好像一刻也等不到。

男人没办法,骂骂咧咧的出去了。

司露微数数。

她到了这个时候,心里既不是特别恐惧,也不是特别安稳,好像她的七情反应都比较慢,不能和环境立马产生共鸣。

她数到了两千多的时候,听到了枪声。

枪声震得她耳膜疼,她突然像是被打通了七窍般,匍匐跪地,念了一段祈祷的话:菩萨,救救我,别让我落在土匪窝里。让我能回家,让五哥能发善心把卖身契给我!

她一直在祈祷。

枪声没有她想象中持久,几声之后就停了。

停了约莫半个钟头,突然又是一阵枪声。

这次多而密集,震得地面都在发颤。

司露微的心,全部揪了起来,不知到底是什么情况。

等枪声再次停歇,万籁俱寂,她听到了她哥哥的大嗓门:露微,露微你在哪里?

司露微立马爬到了门边回应:哥!

有人踢开了门。

她还以为是她哥哥,急急忙忙扑了上去,把对方抱住。

抱住的瞬间就感觉不对,因为那人没有她哥哥那么壮。

沈砚山的声音在她头顶响起,难得有了点喜悦:小鹿,你好运气,你的五哥成功了,你以后要过好日子了!

▲《只赋深情寄相思》完整版已有~

只赋深情寄相思

只赋深情寄相思

作者:超灵的佑子状态:已完结

甜宠新书《只赋深情寄相思》来袭,主角(司露微沈砚山)免费在线结局。小说只赋深情寄相思是大家喜爱的作者超灵的佑子所着,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

在线中超比赛预测(万博app)_万博manbetx下载+app_万博体育app买球靠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