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时间:2019-09-20 14:53:06作者:于是没有乎

今天给大家推荐的这本小说《重生世纪初于是没有乎》真的非常好看!简单介绍一下小说《重生世纪初于是没有乎》说的是主角杨晨宋晓苏的故事,书中主要讲述了:重回2001年,有多少心愿未尝,总是萦绕心间;有多少遗憾未了,总是唏嘘感叹;有多少情怀被无奈冲刷殆尽满腔激昂热血,一颗赤子之心,看杨晨如何重活精彩人生

《重生世纪初》重生世纪初于是没有乎by于是没有乎杨晨宋晓苏小说 免费试读

今天给大家推荐的这本小说《重生世纪初于是没有乎》真的非常好看!简单介绍一下小说《重生世纪初于是没有乎》说的是主角杨晨宋晓苏的故事。

第6章 一朵鲜花插在了粪渣上

2001年的清江市,小混混有很多,吴有财不是最狠的,也不是最无耻的,更不是最有钱的,但他却是最出名的。

他的光辉事迹罄竹难书,讲上三天三夜也讲不完。最光辉的就是这么一个荤素不忌的家伙,竟然怕媳妇儿!

吴有财从小父母双亡,是吃百家饭长大的。由于缺乏管教,也就沾染了吃喝嫖赌抽坑蒙拐骗偷之类的坏习气,后来竟然嫌小偷小摸没技术含量,开始拦路抢劫了。事发之后,吴有财直接跑路出去躲了好几年,风头过了之后才又跑了回来。

让人大跌眼镜的是吴有财竟然在外边忽悠了一个媳妇儿回来,这媳妇儿长得还挺俊。

这还不是最让人吃惊的,最让人吃惊的是吴有财的媳妇儿刘芳家里条件还不错。在省城开了一家水产批发中心,规模还挺大,排不到第一也能排得上前三。

这刘芳跟着吴有财回到清江之后,就依靠家里的关系在清江市也开了一家吴记水产批发门市。

有家里的帮衬,吴有财又是地头蛇,再加上刘芳精明强干,泼辣大方,做生意是一把好手,这吴记的生意也是做得风生水起。

开始的时候吴有财还能老老实实的稳住性子帮家里干活,可等有了钱,吴有财狐狸尾巴就露出来了,坑蒙拐骗偷的事儿是不干了,按吴有财的话说现在是有身份的人了,不能再干那种生孩子没屁眼的事儿了,不过这吃喝嫖赌抽一样也没拉下。

那会儿正赶上刘芳生孩子,也没空搭理他。一见媳妇儿不管,吴有财更是变本加厉了,开始勾搭良家妇女了。勾搭了几个,吴有财感觉还挺爽,这比找小姐刺激多了。更关键的是,有的傻娘们还会倒贴你,千里送B不说还给你买东西送礼物,甚至有的直接给钱。

尝到甜头的吴有财是一发而不可收拾,甚至开始琢磨包养小三了。可是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夜路走多了总会撞到鬼。吴有财在省城和一女得开房的时候直接被刘芳的大哥刘闯撞上了,这下可捅了马蜂窝了。

刘闯直接打折了吴有财一条腿,吴有财足足在床上躺了三个月。并且放话给吴有财,让他管住自己的裤腰带,再有下次可就不是一条腿的事儿了,他们刘家不介意养他一辈子。

从这以后,刘芳也开始对吴有财实行经济制裁了,她的想法很简单,管不住你的人就管住你的钱,没钱看你怎么嘚瑟。

其实给他们儿子摆满月酒的钱刘芳早就给了吴有财,只不过被吴有财以一天一百的利息借给了另外一个赌鬼宋春明,偏偏这宋春明又输了个精光,吴有财自然是没钱还杨家了。

要说这吴有财开始借给宋春明强就是想骗点钱,他知道宋春明虽然把家里败光了,老婆气走了,可他还有处院子呢,有房子作抵押不怕到时候他不还钱。

可在见到宋春明的闺女之后,吴有财改了主意,他又开始打人家闺女的主意了。也不能怪吴有财记吃不记打,实在是因为这宋春明的闺女长得太漂亮了,跟个仙女儿似的,整个清江市也找不出几个比宋春明闺女宋晓苏漂亮的人来。

跟在床上养一辈子的风险比起来,如果能把宋晓苏搞到手,吴有财把命搭上他都乐意!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嘛。

所以见到宋晓苏之后,吴有财就跟掉了魂似的,一门心思就琢磨怎么挖坑埋宋春明了。

吴有财一合计,有了一万多当本钱,虽然利滚利很快就能滚出来个天文数字,可这毕竟需要时间啊。宋晓苏就像掉到他嘴边的一块肉,只能闻见味却迟迟吃不到嘴里,吴有财着急啊。他琢磨着得做个局让宋春明输,就宋春明这揍性,输红了眼,把闺女输给自己也不稀罕。

赌鬼,可不就是手头有什么就输什么嘛。要说宋春明没赌之前,开着个超市着实也是个殷实人家,要不然也不能托关系给宋晓苏找到银行这么好的单位。

可自从宋春明迷上赌博之后,宋家就彻底败了,开始还能去一些高端的场子输输钱,到了后来,就沦落到跟吴有财这样的人混到一起了。

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吴有才是绞尽脑汁的想办法跟宋晓苏套近乎。三天两头的要请宋晓苏吃饭,美其名曰是先培养感情。被宋晓苏拒绝之后,吴有才又投其所好,称自己是吴记水产批发门市的老板,能给宋晓苏拉存款,帮她完成任务。

诸如此类的手段,吴有才是轮番轰炸,不给宋晓苏一丝的喘息机会。当然了,这些事儿都是背着刘芳搞得,要是被这只母老虎知道他在外边泡女人,非得再把他的腿打折不可,还得是中腿!

吴有财倒也不是没想过,他也可以咬死不认账,杨晨压根就没证据。可这男女之间的事本来就是扑风捉影的居多,吴有财到时候浑身是嘴也说不清啊。

至于杨晨为什么知道这个事儿,这都得归功于前世跟杨妈唠家常的时候,杨妈说起过清江市广为流传的一句话,嫁人不嫁傻老吴,娶妻当娶宋晓苏。

杨妈说傻老吴是个没良心的臭流氓,而宋晓苏是个好闺女,最后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说牛粪还是抬举吴有才了,牛粪好歹还能提供养分呢,他吴有财有啥?就是一个人渣!不,粪渣!

虽说宋晓苏被傻老吴的媳妇儿毁了容,但她不离不弃照顾被打断了腿的傻老吴好几个月,最后没嫌弃傻老吴跟他结婚了。

只是后来傻老吴发达了以后又把宋晓苏给甩了,找了个年轻的女人结了婚。宋晓苏一气之下万念俱灰跳楼自杀了,而年轻女人坑了傻老吴,卷着他的钱跑路了。

没了钱的傻老吴晚景凄凉,身无寸长的他只能是靠收破烂为生。

听到这个事情的时候,杨晨除了感慨好人没好报之外更多的还是对命运不公得感叹,对于里边的各色人等却没有太深的印象。

这也不怪杨晨,因为他自从上大学之后就很少回清江,对老家里的人和事都不熟悉,什么傻老吴、宋晓苏之类的人在他耳朵里就是一个符号而已。

不过实在是因为前世的版本里宋晓苏的故事太过于凄惨,让杨晨生出来了一丝红颜薄命的感叹和同情,所以才会对这个名字稍微有了些记忆,却也不深刻。

直到杨晨拿到欠条,发现欠他们家钱的人竟然是吴有财,他才意识到这个世界太小了。因为杨晨清楚的记得杨妈不止一次的感慨,这个傻老吴还欠咱们家一万多块钱呢,发达的时候要不回来,这没落之后就更没指望了。

杨晨至此才明白,原来清江人嘴里说的傻老吴竟然是吴有财。

许久,吴有财抬起头,眼中的怨恨一闪而过,无奈说道:我现在真没钱,钱都借给了别人,现在还没到期。等到期了我一定还你。

话说的是好听,态度也不错。可稍微一琢磨,杨晨就觉得不是滋味了。吴有财这种人无利不起早,往外借钱肯定是高利贷。还到期以后再还,这摆明了是用杨家的钱给他生钱啊,天底下哪有这样好的事情。

杨晨玩味的看着吴有财,严词拒绝道:吴老板,明人不说暗话,我没那么多耐心,今天就得拿到钱。

小子,你别欺人太甚!在吴有财看来,能够心平气和跟杨晨说话已经很给面子了,这小JB孩子还蹬鼻子上脸了。

欺负的就是你,都抓住你把柄了还不趁你病要你命,那不成傻子了。

吴老板,谁欺负谁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来。今天我要是拿不到钱,你可别怪我心黑。

你MB的怎么跟大哥说话呢,活腻歪了是不,不知道自个儿几斤几两啊,再特么BB我废了你。眼见杨晨冲吴有财嚣张,黄毛立刻跳出来,忠心护主道。

卧槽。吴有财正有气没处撒呢,一脚踹向黄毛:你个傻B玩意儿,废你妹啊,赶紧去盯着宋春明,别让让那老小子跑了。

踹完了黄毛,吴有财心里那个憋屈啊,这杨家小子跟变了一个人似的,几次三番的让他吃瘪,偏偏他又拿他没辙,这特么的哪里像一个刚高中毕业的学生!

他是一点也不敢赌啊,万一真被家里那只母老虎知道了,他可吃不了兜着走。

黄毛则是捂着腿,哀怨的看着吴有财,心里吐槽道,大哥,我这可是为你好,你怎么不知道好歹呢。你在杨家小子这里受了气,也不能拿我撒气啊,我也不是出气筒啊。

要说杨家这小子也邪性了,毛都没长齐呢,动动嘴就把老大给搞定了,屁都不敢放一个,以后得离他远点。

第7章 你凭什么?

看到宋春明的时候,杨晨以为见到了鬼。

身材消瘦,脸色发黑,双眸空洞无力,四肢骨瘦如柴。说句不好听的,跟一个死人没什么分别。对,就是死人,浑身上下没有一点生机,像是一具干瘪的木乃伊。

眼见来了客人,木乃伊说话了:呦,吴老板!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一礼拜多不见了,什么时候打四圈啊。

得了吧,老宋,麻将场天天有,问题是你还有钱吗?吴有财不屑道。

老宋嘿嘿一乐:要不您再借我点,等我翻了本,连本带息还给你。

少废话,上次借给你的钱你还没还呢,还想借啊,门都没有。我借给你钱算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我这里来就是提前收债来了。

老宋坐在小板凳上,在阴影里靠着墙,一边搓着肋下的泥,一边撅着黄橙橙的牙懒洋洋地说:吴老板,你这不合规矩啊,说好了的借款三个月,这还没一个礼拜呢啊你就来要钱,你是怕我还不起吗?

吴有财心中暗骂,你要还得起除非太阳打西边出来。不过他还是耐心解释道:老宋,不是兄弟不守规矩,实在是我手头也不宽裕了。

他又指着杨晨道:不是我提前收款,实在是我也欠别人钱,你看我把人都给你领来了,。

老宋眼皮子抬了下,紧接着又耷拉了下去:你别拿一个生瓜蛋子忽悠我,你当我傻啊。三个月后连本带息我拿给你,现在要钱,没门。

你特么费什么话,欠债你还有理了不是,赶紧拿钱。老宋的强硬让老吴脸上有些挂不住。

眼见老吴着了急,老宋也软了下来,欠人家钱毕竟心虚:我什么情况你也知道,家里要是有看上眼的就直接搬走。

杨晨抬眼扫了一下院子,这个院子最大的特点就是整洁,连根杂草都没有,看得出来经常有人收拾,不过空荡荡的让人看了瘆得慌,不仅如此,屋子里也是一样。连套像样的家具都没有,倒是有一套盖着的桌子板凳,杨晨轻轻碰了下,结果十分的轻,揭开布一看,好家伙,都是纸箱子改造成的。

这样一个家,用家徒四壁来形容实在是糟蹋了这个词。

你特么还好意思说,你家里这些破烂玩意白给我我都不要,你要没钱我就去找你闺女,她在银行上班还不有的是钱。

随便你,爱找就去找,反正她已经跟我脱离父女关系了,我还巴不得她能够替我还钱呢。

她不还你就得还!

我还就我还。

你还?你拿什么还?把你卖了也不值一万多块钱啊。

我拿房子还!一口价六万,钱放这儿房子就是你的了。话赶话说到这里,老宋不假思索就说了出来。

说完之后他有点后悔,万一吴有财真拿出钱来自己和闺女就没地住去了,不过他转念一想,吴有财这个妻管严,钱都在他媳妇儿那里,他自己根本不可能有这么多钱。

至于吴有财旁边的杨晨,老宋压根就没打他牌,一个穿着普通的毛蛋孩子,哪里弄这么多钱去。

吴有财很清楚,老宋的院子修得不错。三十六米见方的宅子,北房有六间,东西厢房齐全。老宋家以前家境还是很殷实的,所以盖得这个院子也很气派,要不是位置偏点进不去车,六万可别想买这么一个好院子。

可问题是他是想把老宋的房子给骗过来,出钱买这么没技术含量的事儿他当然不乐意干了。

老宋却误会了吴有财,他洋洋自得道:老吴,不是我不还钱啊,是在你你买不起我这个院子,对不住喽,您请便。

吴有财带杨晨来找老宋本来就是走过场,见老宋这么说,故意装作很无奈的样子冲杨晨一伸手:小兄弟,你也看见了,不是我不还你钱,实在是老宋这家伙不给我钱。你看能不能通融下,他给了我,我立刻就给你。

这老宋就是个赌鬼,多少钱也会输在赌桌上,指望他还钱无异于天方夜谭。

杨晨也看出来了,这吴有财表面上吆喝的挺热闹,实质上一点作用也不起。连黄毛对付这种无赖都有一百种手段,他吴有财会没办法?

这个老狐狸,到这个时候了还忽悠自己。

不过这也正合杨晨之意,他还怕吴有财真的拿出钱来呢。因为他想买这套房子。

之所以会有这个想法,是因为他知道老宋这个房子前面十年后会是一条八车道的大宽马路,本来偏僻的位置一冲街立马就成了位置极佳的黄金商铺,价格翻了几十倍不止。

虽说投资周期间隔长了一些,不过投资回报率绝对超值。再者说,前世对于房子,杨晨有一种说不出的情结,一心求购却未果,满腹委屈无人诉。现在好不容易遇到一个机会,岂能错过?

前世过得太苦了,一个人漂在燕京,居无定所,漂泊不定,很多次加完班,杨晨独自走在大街上,看着人来人往车水马龙,就有一种深深的无力感。

明明这些灯火辉煌就在不远处,可是杨晨却觉得遥不可及。自己就像这个城市的孤魂野鬼一样,午夜时分飘荡在纸醉金迷的城市上空,嗅着空气中弥漫的荷尔蒙的味道,杨晨甚至都在想,恐怕当个鬼都比现在的自己强,哪怕是一个色鬼呢。

如果当时能够有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那么至少可以给心里上一个慰藉,这也就是为什么杨晨对房子如此情有独钟的原因。

除此之外,杨晨还有一个考虑,那就是住在家里不大方便,这个暑假自己肯定有很多事情要做,在家里难免会被父母发现。

杨晨可不想看小片儿的时候自己老妈突然出现在背后,那样的酸爽还是不体会的好。

啊,呸。是思考将来怎么发展事业的时候不想被人打扰。

打定了主意,杨晨笑着说道:宋师傅,你刚才是说谁拿出来六万块钱,这房子就卖给谁是吧。

没错,我是说过这话。老宋虽说是个赌鬼,可刚说过的话他还是不会反悔的,更重要的是他根本就不认为杨晨能买得起。

好,你的房子我买了,你欠的那一万多就当是定金,明天我来付尾款。杨晨缓缓说道。

你你这个熊孩子,我都这么大岁数了,你逗我玩干嘛。老宋上下打量了一番杨晨,小平头,蓝上衣,灰短裤,脚上穿着一双塑料凉鞋,怎么看怎么不想能拿出好几万块钱买房子的人:老吴,大热天的,你不哪凉快哪待着去,领着一个熊孩子来消遣我干嘛?

老吴没搭理老宋,两只眼睛盯着杨晨问:小兄弟,你真打算买?

他这话里有几分怀疑,剩下的就是不屑。杨家的情况他不是不知道,被要债的打上门闹了好几天,杨国富连个屁都没敢放,他一个毛孩子哪里来的底气掏出六万块钱来买房?

这不扯呢吗,六万块钱扔水里还能听见好大的响呢。在人均月收入五六百的清江,十多年才能攒的下这么多钱,那还得是不吃不喝的情况下。

一个家道中落的十来岁的孩子,凭什么!

第8章 事出反常必有妖

凭什么?

当然是凭家里的欠条啊,当初吴有财让黄毛去盯着宋春明的时候,杨晨就觉得这个名字有些耳熟。

一查欠条里,果然有他的名字,欠了1500多块钱。

杨晨从兜里抽出欠条,摆在老宋面前:宋师傅,这样的欠条我还有很多张,你现在觉得我还是逗你玩吗?

五万块钱虽说是一笔巨款,可是杨爸的欠条加起来能有十来万,杨晨相信只要他出马,用不了几天就能把钱都给要回来,后世在网上看到的那些要债的手段可都在他脑袋里装着呢。

老宋站起身来接过欠条,有些尴尬,纵横江湖几十载,被一个孩子给降住了,脸上有点挂不住啊。不过好在已经没皮没脸了,也不怕啥。

原来你是杨国富家的小子,你家没大人了啊,让你来要钱,哪凉快哪待着去。

杨晨微微一笑:别着急,等明天房子卖了你就有钱给了。

小兔崽子,先别嘴硬,你先把钱要回来再说。我等你一天,明天这时候你来找我,要是拿钱来我二话不说就把房子卖给你,如果拿不回来,这一千五可就灰了。

宋春明到底是个赌鬼,解决问题的方式也很简单粗暴,就是赌!

而且老宋还赌的很有底气,杨国富这个人他还是了解的,太好面子。换了其他饭店,老宋连门都进不去,更不要说混吃混喝了。

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熊包儿混蛋。老宋可不认为就杨国富那样的能生出什么有本事的儿子来。他很清楚,这年头除了割肉疼,就是拿钱疼,想顺利的要到钱,根本就不可能。

吴有财在一旁冷眼旁观,没有说话。杨晨这两天的表现太过于逆天,他有心提醒老宋要小心。可转念一想,房子卖了老宋就有钱了,有了钱第一时间去干嘛,当然是赌了。

老宋上赌桌就是送钱的,吴有财当然不会错过这样的好机会了。虽说房子没了,可落到手里钱也是可以的。有钱了还愁搞不定宋晓苏吗?

虽说结果是一样的,可凭白无故被杨晨摆了一道,吴有财很不甘心。

不过他现在压根就摸不清杨晨的底牌,自然不敢轻举妄动。家里那只母老虎虽说平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是涉及到原则问题那是从来不肯让步。

吴有财摸了摸自己的腿,下意识的菊花一紧。被一个毛蛋孩子给玩了,这往哪里说理去。

同样觉得没处说理的还有杨晨,下午要债的时候他都快要被眼前的一切给震惊了。

他知道要债不容易,也做好了撕破脸的心理准备,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出乎他的意料了。

杨晨一登门,大多数人很痛快的就把钱给了杨晨,就跟提前准备好的一样,别说零头了,一毛都不带差的。

这样杨晨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啊,这帮人客气的有点过份啊,杨爸来要钱的时候那叫一个困哪,连门几乎都进不去。怎么到了杨晨这里,就成了切瓜斩菜一般的容易了。

更有甚者,看杨晨的眼神中都带着深深的惧怕,死活要请杨晨吃饭,硬拽着不让走啊,说是以前做事太过分,让杨晨大人不记小人过。

杨晨是好说歹说嘴皮子都快磨破了,才给放回来。他这个郁闷啊,这都是什么情况啊,要不是这家只有儿子没闺女,杨晨甚至以为他要招自己当上门女婿呢。

好不容易脱身回到家,家里发生的一切更是让杨晨直接开始怀疑人生。

因为杨爸坐在院子里,正看着面前的一摞钱在发呆,杨晨则是看着杨爸和钱发呆,等到杨妈回到家,就变成了她看着他们俩和钱发呆,然后他们三个人一起看着钱发呆。

这都什么情况啊,怎么透着一股邪性,让人那么不敢相信呢?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杨妈一拍桌子:反正都这样了,先吃饭吧。你们爷俩倒好,要不回来钱的时候发愁,这钱送上门来了更发愁,真是让人不可理喻。

杨晨则小声嘟囔了一句:还说我们呢,你不也一样嘛。

杨妈眼睛一瞪:你个臭小子说啥?

没啥,我在想这到底是为什么?

杨妈也想知道为什么,可想破了脑袋也没想出个所以然,只好带着遗憾去做饭了。

杨晨又问杨爸:爸,下午家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杨爸从兜里掏出烟盒,抽出一根点上,有些郁闷的说:你不也看到了,打白条的人来送钱了,说话还很客气,我说白条在你身上呢,让他们等你回来把白条撤出来。可他们说什么也不肯,放下钱就急匆匆的走了,连口水也不敢喝。

杨爸深吸一口烟,又接着说道:晨晨,你妈不在,你告诉爸爸,怎么那些人看起来都很怕你的样子,你到底在外边干啥了?

杨晨也很想知道啊,可是他偏偏又什么都没做。

之前难如登天的要债现在变得如此轻松写意,都送钱上门了。你说这让法院怎么过?让讨债公司脸往哪里放?

这要债竟然要出无为而治来了,特么的道家最高境啊。问题是真的是无为啊,可说出去也得有人信啊。

钱多了杨晨自然开心,可事出反常必有妖,不弄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心里不安啊!

一家人心事不宁的吃完饭,又如坐针毡的等了一晚上。忽然,杨晨耳朵一动,听到门口有点动静?

杨晨心想,终于来了,就知道这事儿没那么简单。去厨房把菜刀揣在怀里,杨晨蹑手蹑脚的走到门口,屏住呼吸听了一会儿,除了蝉鸣和狗叫再没其他动静了。

难道刚才听错了?杨晨拉开灯打算开门去看个究竟,结果发现一封信静静地躺在地上。

拆开一看,信封里出了信还有一叠钱,杨晨数了数,足足有一千六。打开信一看,杨晨是哭笑不得。

信中的字倒是很工整:以前多有得罪,不敢上门还债,所有欠款附上利息,敬请笑纳。

你他么的连个名字也不留,我哪知道是谁的啊,笑纳个屁啊。杨晨心中的吐槽丝毫停不下来啊。

这事儿他纳闷了很久,后来才知道一切都是因吴有财的小弟黄毛而起。

到了老宋家的时候,吴有财就把黄毛等人给轰走了,他可不想自己走麦城的时候被小弟们围观。

黄毛在吴有财这里受了气,就找到了自己的兄弟喝闷酒诉苦。喝着喝着这黄毛嘴上就没把门的了,他把杨晨吹的是天花乱坠啊,说杨晨拿着菜刀架在了吴有财脖子上逼迫他给钱,不给钱就要卸胳膊断腿,那架势老牛逼了。

听得黄毛的兄弟是一愣一愣的,因为他想起来他也在杨记酒楼吃过饭打过白条。他心中一合计,得赶紧把钱给还了,功夫再高也怕菜刀啊。

再者说了,连吴有财都给打服了,他算个屁啊。

末了他还想起自己一个伙计也欠杨家钱,于是就把这事儿添油加醋的告诉了他伙计。

好家伙,这一传十十传百,最后竟然传成杨晨一刀剁下去,直接砍断了吴有财一条胳膊,吴有财立刻认输跪地求饶。

吴有财是谁啊,那在清江市是混世魔王一般的存在,连他都被杨晨给干趴下了,更不要说别人了。

这一传十十传百,再加上以讹传讹夸大其词,杨晨肩抗斧头手拿菜刀,以一己之力浴血奋战吓退讨债者的恶名就传播的众人皆知了。

于是怕挨菜刀的一众人等就纷纷的把钱奉上,花钱买平安了。

杨晨知道以后是目瞪口呆。卧槽,你个挨千刀的吴有财,老子的一世英名就这么被你毁了,这以后可咋找对象啊。

重生世纪初

重生世纪初

作者:于是没有乎状态:已完结

今天给大家推荐的这本小说《重生世纪初于是没有乎》真的非常好看!简单介绍一下小说《重生世纪初于是没有乎》说的是主角杨晨宋晓苏的故事,书中主要讲述了:重回2001年,有多少心愿未尝,总是萦绕心间;有多少遗憾未了,总是唏嘘感叹;有多少情怀被无奈冲刷殆尽满腔激昂热血,一颗赤子之心,看杨晨如何重活精彩人生

在线中超比赛预测(万博app)_万博manbetx下载+app_万博体育app买球靠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