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时间:2019-07-25 14:43:33作者:紫月英华

甜宠新书《佛音花开之仙雀缘》来袭,主角(芷澈音浅浅)免费在线结局。幻想小说佛音花开之仙雀缘是大家喜爱的作者紫月英华所着,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

《佛音花开之仙雀缘》佛音花开之仙雀缘(芷澈音浅浅)免费在线结局 免费试读

甜宠新书《佛音花开之仙雀缘》芷澈音浅浅全文免费中超比赛预测(万博app)_万博manbetx下载+app_万博体育app买球靠谱吗,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

第7章 灵山遇默离

天光微亮,深秋的一颗露珠从仅存的叶尖坠落将我砸醒,我猛地睁开眼,就看见大鹏的一张巨脸在我面前,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吓得我倒吸一口气,叫都叫不出声来了。

他显然没有想到我会是这种反应,也被吓了一跳,又险些从枝头栽下去,扑棱了几下翅膀才稳住身形。

你你你想吓死我啊?我的小心脏扑腾腾乱跳,翅膀还在抖个不停。

怎么见到我就像见了鬼似的?也没见你平日怕过我。大鹏用翅膀揉了揉我的头顶,像是给我收惊。

你不晓得自己是谁么?我这是自然反应,是天性。这能怨我吗?你想想你若是一只山羊或是兔子,一觉醒来睁眼就看见一只老虎两只眼睛直勾勾对着你,你什么反应?你还不吓破了胆?我一边用翅膀拍着胸口,一边喘着粗气。

我真的就那么可怕?他弯着身子看我。

你说呢?我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

那你还敢不敢爬到我背上来?

我忽然想到了什么,昨晚迷迷糊糊间好像听到他说今早要带我去飞的。我喜滋滋的蹦到他肩膀上,用翅膀捋着他后颈的毛,说:我现在已经清醒了,不怕不怕,我们是好朋友,最好最好的朋友,我怎会怕你呢。

我的谄媚对大鹏来说很是管用,他很满意的点点头,说:你蹲在我后颈上,一定要抓紧我的毛,翅膀抱住我的脖子。我飞起来又高又快,掉下来可不是闹着玩的。

我记住了,你放心吧。这样行了吧?我按照大鹏的叮嘱坐好,双翅死死搂住他的脖子,我也是很惜命的,不然哪能如此的长寿。

坐好了,我们走。话音刚落,我的耳边就响起一丝风声,这风声不似平时一阵一阵的有起有落,而是按着一个音调一直响,我知道这就是大鹏的速度。

伏在大鹏的背上,气流让我根本睁不开眼睛,虽然他的头已经为我挡去了很多阻力,可我还是觉得我要被甩下去了,吓得要死,两只爪子死命的抓着大鹏,两只翅膀紧紧地抱着他的脖子,用尽了全身的力气。

就在我觉得自己快要没有力气马上就要摔下去的时候,大鹏减缓了速度,徐徐落地。他刚一落地,我就从他身上啪的一声掉了下来,四仰八叉的摔在琉璃地上,然后哇的一声哭了。虽然我是干打雷不下雨,但是这声音还是凄惨无比,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哈哈哈,这次来灵山不想还有这等奇遇,妙哉妙哉。

听到有人过来,我尽力止住哭声,心里想着绝对不能让外人看了笑话,丢了灵山的脸面,我翻身打了个滚,急匆匆躲到了大鹏身后。

见过上神,上神一路劳累怎不多休息片刻?还是我等准备的不周,让上神不适?大鹏挡在我身前,和这贵客客套起来,背后却用尾巴扫扫我,让我安心。

这灵山俊秀空灵,适合晨间静修。不知妙翅使尊

妙翅使尊此时应在佛祖驾前,上神若是找他,我现在便去请他过来。大鹏很是有礼的弯身回话,对面前的这位上神很是谦卑。

哦?也好。

那请上神回殿内等候,我马上令人备上茶点。

那到不必,这院里空气清新,我在此遛遛。

大鹏身形僵了一下,想来也是拿这个上神没有办法,便回话说:上神随意,我这就去请使尊过来。

我听大鹏要走了,心里有些紧张,但见他蹦达达朝菩提树而去,便快步跟上躲到他翅膀下,到了树下我噌一下飞回了窝里,缩成一团,把脑袋嘴巴都藏进了翅膀。

我听见大鹏飞走的声音,想想今天自己真是丢脸,死乞白赖的让人家带自己飞一次,结果闹了个大笑话,今后还指不定让大鹏怎么揶揄自己呢,唉,丢人啊。

我正在独自悲伤,就听到头顶有人说话:你这鸟儿真是有意思的很,连佛祖的坐骑都敢差遣,不凡得很啊。

我知道这是刚刚和大鹏说话的上神,我在灵山混了百十年才刚刚把佛祖驾前的菩萨、罗汉、护法、使者弄了个大致明白,对于这东方的帝君、天帝,确是没有概念的,为了不得罪人,我想还是当作听不懂他说话得好。

妙翅见过上神,不知上神唤我何事?正当我紧张兮兮的时候,救兵到了,我从心里感激这位及时雨先生,每每救我于危难之间,真是我命中的贵人啊。

妙翅使尊来得好快啊。

巧得很,我本离此不远,刚刚见到大鹏,听闻上神唤我便过来了。

也没什么大事,只是奇怪这只帝女雀本就是个不常见的稀罕物,而且并不是此地的鸟儿,上次我来灵山也没有见到过,想问问此鸟的来历罢了。

他竟然知道我是只帝女雀,这让我很是惊奇,也让我对他生出了些好感。我伸出头想看看这上神的尊容,却不想他只给我一个后脑勺,我满眼都是如墨的乌丝,和发髻间一枚简朴的青玉簪子。

回上神,这只帝女雀是三百八十六年前从东方飞过来的,当时弟子我正巧路过攀云雪山救下了此鸟,佛祖慈悲留她在此修行至今。妙翅将我从窝里抱出来,左臂将我拖起,右手从我头顶延着背脊一直轻抚至尾梢,力道刚刚好,让我很是放松。

嗯,确是只奇鸟,也很讨巧。

听到他夸奖我,我更想看看他的模样,想必也是位慈眉善目的和蔼之人。我刚想抬头看看,妙翅的右手就盖上我的小脑袋按了按,说:上神缪赞,此鸟修为尚浅,不通人性,还顽劣得很。

当着外人的面编排我,让我觉得很没有面子,虽然和你关系好,也不能让你好受,我报复性的用尖喙狠狠啄了一下妙翅的手臂,换来他狠狠的一巴掌。

刚刚才说你顽劣,这就给个样子看看,跟我尚且如此,倘若对他人你还不闯了大祸去。说完就将我放回了窝里。

我也觉得自己做的有些过了,像是认错的孩子羞愧的低头垂目,不敢作声。

上神若是无事便去偏殿坐坐,用些茶水。佛祖昨日就想和上神叙叙旧的,怎奈有事耽搁了时辰,归来的晚怕扰了您休息,一会儿定是要寻您的。

也好,我也正想寻他聊聊。

我的头被人摸了摸,这感觉很陌生,绝对不是妙翅。

上神,这边请。

妙翅,你的后颈怎么破了?上神的声音很是欢快,并没有多少的关心。

上神劳神了,我自己都不觉得,可能是早些时候经过林子走得急了些,被树枝剐的。

你还是应对自己多上心些,佛祖很是器重你,莫要让自己受伤才好。

多谢上神提点。

两人的脚步声渐行渐远,我抬头看着两人的背影,一阵风起带了几片黄叶起舞,不知为何心里竟突然涌上一阵酸楚,难不成是这秋风落叶也会惹鸟愁怀?

待我这一腔的画意诗情还未散去,我便知道是自己太多情了,晨间的那一阵心悸其实就是本能的第六感而已。当天夜里,我便结结实实的从窝里摔了出去。

说来很是蹊跷,不知为何这被我搭窝已有三百八十六年的枝桠子今个夜里竟然折了,而且是从根部齐齐折断。当时正是子时三刻,月郎星稀,凉风习习,也是我睡梦正酣之时。

梦中我在出生时的灌木中,用尖喙捋着刚刚长出形的翅膀,觉得如此美丽的翅膀若是飞上了天,也定是美丽的风景,想着想着便展翅飞了起来,正得意时猛觉得身子直愣愣的向下栽去,之后便是从头到尾的一阵痛楚将我掩盖。

我缓缓睁开眼,转了转眼珠瞅瞅四周,我被摔出窝外几尺远,架在几根枝条上动弹不得,全身都有被刮伤的痕迹,最严重的应是额头正中抵着的一根干枝,似乎扎得很深血流不止。

我真是欲哭无泪,这大半夜的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等到明日一早大鹏他们发现我时,估计我最好的结果就是能让佛祖亲自为我超度一番了。

我本不是听天由命,习惯唉声叹气的鸟,可到了如今的境地却是一点办法都没有的,心里只能感叹枉费了我这三百八十多年的修行,虽然我好吃懒做,多年来也没有什么功德,可好歹在佛祖驾前聆听了这许多年的教诲,怎就这么命苦,葬身这枯枝落叶间,临了身边竟没个亲朋好友,这一生一只鸟孤零零的来竟也要孤零零的去,唉,可悲啊。

正当我已接受命运的安排,闭上眼想静静的离去,一阵急匆匆的脚步声响起。我勉强睁开眼,看见妙翅奔跑而来,他除去我身旁的枯枝,轻轻地将我托起,很小心的折断顶在我额间的枝条,用手试了试猛地将其拔出,快速掏出一方黄色斯帕覆在我的伤口上,将我抱入怀中,颤巍巍的说:不怕不怕,我会将你医好的。

第8章 点化通人言

妙翅,我是不是快要死了?我的声音很轻很轻。

他抱着我快速向大殿后方跑去,有些气喘,瞎说,有我在不会让你出事,你的伤不重,流点儿血而已。

呵呵,你才瞎说,我若伤得不重,你何须如此害怕,声音都是颤的。我现在倒是感觉不到有多痛了,只是晕乎乎有些想睡觉,但我明白得很若是此时真睡着了,恐怕就再也醒不了了,所以我努力撑着不让自己睡去。

别说话,我现在带你去上药,上了药就会好的。他还在向后院跑,不知要去哪里。

让我说吧,我怕不说话就会睡过去,睡过去就再也见不到你们了。呵呵,你今早说我来此已经三百八十六年了,我自己都不记得了,时间真是过的很快啊,若是在凡间我都能过十几个轮回了,想来也很有意思。但若是在凡间我就不会遇见你,不会遇见大鹏,更不会遇见佛祖,那十几个轮回岂不是浑浑噩噩的过活,想来还是这样的好,只是有些可惜我好吃懒做浪费了好光阴。我很累很累,说上这么一段话就有些喘不上气来,便靠在他怀里歇息。

你很好,谁说你好吃懒做了?我们都觉得你很好,我最喜欢听你在枝头叽叽喳喳的叫呢,给这寺里添了不少的生气。再和我说说话啊,说说等你养好了伤最想做什么?妙翅用脚踹开一扇房门,满屋的药香扑面而来。

我最想让大鹏教我飞,我就想能像他一样飞的又高又快,这样我就可以飞过大雪山,我就可以回去西山,看看那丛灌木还在不在。

好。妙翅将我放在一张榻上,然后翻箱倒柜的找出一个青玉小瓶,从里面倒出一颗黄豆般大小的赤金色小药丸,你现在乖乖将药吃了,我明天就去找大鹏,让他教你怎么飞。

这药看起来很珍贵,给我吃不浪费么?看这药的样子和这装药的瓶子我便知道这不是一般的仙药。心想这么贵重的东西用在一只鸟的身上真是糟蹋了,若是让旁人知道了,不晓得会不会给妙翅添麻烦,佛祖会不会怪他呢。

再贵重的东西放着也就是个物件,用得好才能显出价值,你虽是只鸟,但也是条命,能救了你的命,这药才叫好药。他一边说着一边扒开我的嘴,将丹药直接塞到我的喉咙处,逼着我咽了下去。

你躺好了,我给你包扎一下头上的伤,其它地方倒是不碍事。妙翅拿来上好的外伤药和棉布条,要为我包扎。我却很是无奈的侧躺在榻上,这鸟类和人类走兽都不同,根本无法平躺,不是翻向左就是翻向右,而我额头上的伤口是在正中,不便他动手。

他各个角度都试了试,总是不得弄,他叹了口气,说:看来我只能给你下个定身诀了,你先忍忍,我很快就会给你处理好。

他手指向我一点,我就动换不得了,两翅张开两腿直伸,就像是一只死鸟直挺挺的躺在蹋上,我想若是让大鹏现在看到我,他肯定会给我哭丧的。

妙翅很小心的拨开我额头上的细毛,看了看伤口,说:你这些毛是必须要剃掉了,不然伤药碰不到伤口。别怕,还会长好的。

我用眼睛瞅着妙翅,心里想着:我不怕剃掉毛,我知道还会长出来,但是我怕会留下伤疤,会不会毁容阿?

妙翅好像读懂了我心里所想,手中一边为我剃毛上药,一边和我聊天:刚刚还担心自己会死掉,现在没有性命之忧了,就开始关心容貌,果真是女孩子。

刚刚吃下的丹药好像有了效果,我感觉浑身暖洋洋的,也没有地方觉得疼痛了,很是舒服。妙翅已经给我包扎好,解了我身上的诀。我扑棱棱站起来,还是有些头晕,左右晃了晃,坐到榻上。

妙翅将东西收拾好,把我抱起来说:你现在头晕很正常,过两天就好了,这两日千万不可以贪玩,一定要静养。

你又救了我一次,真的很感激你,我将头靠在他胸前,闭着眼睛说,若是没有你三百年前我就冻死在雪山了,今天恐怕也是劫数难逃。我欠了你两条命,你说我要怎么还你呢?

这是你我有缘,注定我要在你身上行善积德的。佛祖说:救人一命,造七级浮屠。若是没有你我哪来的这么多功德?

我心想妙翅真是谦虚得很,不像有些人时时将恩德挂在嘴边,生怕别人忘了他的好。相比之下我更喜欢妙翅,难怪他是佛祖的得意门生,而有些人到现在还只能是只鸟。

其实,今日之事与你而言并非全是坏事。妙翅拍拍我,你想想自己有何不同了?

我抬头睁眼,全身上下的看了看,说:没有啊。

我不明白妙翅为何笑得那么好看,弯弯的嘴角比平时还要温柔,一双深褐色的眼睛荡着盈盈华彩,在他的眼珠里我看到自己的样子,真的和平时没有任何区别。

突然我的脑中一束灵光闪过,我睁大了眼睛,张大了嘴,很久才找到了自己的声音:我可通人言?我能说人言了,对不对?我不但能听懂,现在还可以说了,对不对?

我兴奋得不知如何发泄,想要手舞足蹈一番,却被妙翅死死搂住。他也是很替我高兴,笑着说:是,你已通人言。我知道你很高兴,可你的身子现在需要静养,不要太激动了。

妙翅谢谢你,谢谢你。我真是太高兴了。你说我要怎么感谢你呢?你让我做什么都行,上刀山下火海,我不说二话。你别看我只是只小鸟,我能干的事儿可多了。我有些语无伦次,不知道说什么好。

呵呵,我让你上刀山下火海干什么?妙翅捋着我翅膀上的毛说,你若是真的想谢我,就得空唱歌给我听吧,不过要找没人的时候唱,不能打扰了寺里的僧人修行。

三百年前我就唱歌给你听过,你不通音律,不曾理过我。我心想这家伙还好意思提这种要求,真是不怕丢脸。

谁说我不通音律?你若是用人言唱歌我就能听懂。妙翅拍了我一下,像是打我的屁股,再说了,别人都在打坐念经,就你叽哩哇啦的叫唤,我若是再理你让你得意,指不定多少菩萨想掐死我呢。

我瞟了一眼他,反驳说:佛祖说了道法自在心间,若是因为外因干扰就不能静心修行,那修行何用?色即是空,空即是色,世间一切皆浮云耳。若是心在浮云上即得清明,若是心在浮云下就是六根不净,你修行的如何?是上是下?

你这丫头,不得了,难怪佛祖喜欢你。他很是高兴,连连点头。

经过这一夜过山车似的波折,我现在是极累的,忍不住打了个哈欠,将头靠在他怀里,闭上了眼,今个儿就让我在这里歇歇吧,我真是累极了。明天我再找地方搭窝,你说让我静养,我看我还是和蜘蛛商量一下吧,我们两个挤一挤,我也去大殿的房檐下避避风吧。

好,你睡吧,等天亮再作打算。妙翅后面又说了些什么,我一个字都没听见,只是觉得身上很暖和,睡得很甜美。

等我再醒来时,妙翅已不知所踪,我躺在药房的榻上,旁边蹲着大鹏。

你怎么找到这儿来了?妙翅呢?我感觉身上已经轻便了很多,翻身下了榻。头还是有些晕晕的,站得不是很稳,左右晃了晃。

是妙翅让我过来的,你已经睡了五天了,知道么?大鹏好心的用一只翅膀扶着我站好。

五天啊?我有些吃惊,没有想到自己的伤竟会如此严重,竟然会昏睡五天。

你的体质比较特殊,受伤后恢复的很慢,尤其是流血后更是难好。大鹏扶着我慢慢的走了两步,见我步子很是轻浮,便扶着我又向小榻走去,佛祖说了,你先不用急着找住处,就在这药房里歇着,等过了这冬天,开春后天气暖和了,你再找地方搭窝。切记,万万不可再让自己受伤了。

哦,好,你见到佛祖替我谢谢他,我自己会小心的。我这个身子确实孱弱得可以,就这么一会儿已经虚得满头大汗,脚下站都站不稳了。

大鹏将我扶上榻躺好,很是有耐心的拍着我,像是爸爸哄着孩子睡觉。我扑嗤笑出了声:大鹏,你若是做了父亲肯定是个好爸爸,你的孩子肯定很幸福。

大鹏用翅膀重重的拍了我一下,恶狠狠的说:你不是说我是佛门弟子么?我怎么会当爸爸?

我错了,我错了,你别生气,我连忙耍赖,我只是想说你心肠很好,比其他鸟儿的心肠都要好,一点儿都不像你的长相那么凶猛,你是个好人。

我长得很凶么?大鹏很认真地问我。

你总是认不清自己的身份,你要想想你是什么鸟,能不凶么?我两只翅膀一伸,就像是人将两手一摊,表示很无奈,你是凶禽,凶禽噢。虽说你拜在了佛祖门下,但毕竟是没有受戒的,你每个月都会开斋几日,对吧?

大鹏点点头,那又怎样?我猎食动物和长相有关系么?

面由心生,你不懂么?我拍拍他的肩膀,你生性凶猛,长相自然凶猛。上次观音坐下看林子的黑熊惹了祸事,你还说人家脑子就和长相一般呆傻,怎么你忘了?可见脾气秉性和长相也是有关的。

大鹏看着我不再说话,良久,很坚定的说:那我今后持戒,不再杀生,我食素。

我听了此话,差一点从榻上摔下来,就好像听到佛祖要还俗般的震惊,最主要的是我想到我的福利,我的口粮,我最宝贝的小肉丁阿。

▲《佛音花开之仙雀缘》完整版已有~

佛音花开之仙雀缘

佛音花开之仙雀缘

作者:紫月英华状态:已完结

甜宠新书《佛音花开之仙雀缘》来袭,主角(芷澈音浅浅)免费在线结局。幻想小说佛音花开之仙雀缘是大家喜爱的作者紫月英华所着,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

在线中超比赛预测(万博app)_万博manbetx下载+app_万博体育app买球靠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