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时间:2019-07-25 14:36:31作者:兰峤

甜宠新书《美人倾城:祸水有毒》来袭,主角(洛颜令辞香陌上)免费在线结局。古代言情小说美人倾城:祸水有毒是大家喜爱的作者兰峤所着,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

《美人倾城:祸水有毒》美人倾城祸水有毒(洛颜令辞香陌上)免费在线结局 免费试读

甜宠新书《美人倾城:祸水有毒》洛颜令辞香陌上全文免费中超比赛预测(万博app)_万博manbetx下载+app_万博体育app买球靠谱吗,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

第7章  (06)

水月镜花,一梦繁华。

飘飘摇摇一室的烛火,明亮而静默。镜台前的银盘里,一只盘花的红烛正燃着。

血色烛泪落在光滑银亮的盘底。

翻香抬起头望向镜中,满目都是艳艳如火的红色,深的浅的,窗纱上贴的双喜字,身上披的大红嫁裳。衬着她的面容,让她自己都觉得有些陌生。

给她盘头发的喜娘和在一旁服侍的鱼连,都夸赞她今日是非同寻常的漂亮。盯着镜子中越发毫无生机的脸,她心里有种极不真实的感觉。

居然要嫁人了?

云岫阁不是没有女人,顶厉害的杀手中也不乏女子。只是这些女人在选择进入这个行当之前就已经抛弃了自己属于女性的所有特性,一个比一个男人,基本上都是孤独终老,一辈子没有嫁人的可能。

这样说来,翻香倒也算幸运。

今年她二十三岁。即将嫁给天下最有权势的人之一--她的师傅,她的兄长,她的父亲,却唯独不是她的爱人。

新开的胭脂如桃花般艳丽*人,一抹幽幽的香气沁入鼻端。翻香下意识地想起了一个人,眼光溜向了床头的匣子,雪白的团扇露出一个边。

心中莫名地揪紧。

小姐。

轻轻的一声把她思绪拉回来,鱼连目光有些怪异地望着她,但是没有多说什么。

吉时到。过了一会儿,隔着门,闷闷的声音传了过来。喜娘忙为翻香拉下盖头,将红绸塞到她手里,招呼着鱼连,扶新娘出了门。

喧闹震天。由远及近的有锣鼓声、道贺声,宾客相互走动见礼,一片喜气洋洋。

云岫阁多少年不办一次喜事,因此借了这机会,平时想巴结巴结不上的,想热闹热闹不起来的,全都呼朋唤友地来了。衣香鬓影觥筹交错,热热闹闹,吵吵嚷嚷。

隔着一层盖头,外面的景象她全都看不见,只有满眼透进来的红光。翻香索性闭上眼,随着左右的引领跨过门槛。

手中微微一紧,红绸的另一端已被人牵住了。

牵着红绸步入正堂,接着就是新夫妇间行礼。周围很热闹,她也不知道外面什么状况,一条盖头把感官全都封闭了。感觉身边有人握着她的手,应该是江选。

在拜堂前后的过程中,他们一句交流都没有。

礼成,四周一片欢呼声,似乎有人群走得近了,紧接着,便有什么东西砸落到身上。

翻香睁开眼,漏进来的依旧是摇摇欲坠的红幕。

只觉得肩上一紧,她贴上一个人的怀抱。微凉的味道窜进来,翻香轻声叫了一句:阁主。

这边太闹,先叫丫鬟跟你回去。江选的声音响起来,没有什么温度,态度却较平常和善了些:我先不掀你盖头,省的他们灌你酒。

多谢阁主。

他拍拍她的肩,叫来鱼连扶她回房。

鱼连挽住翻香的臂弯,领着她下了正堂,拐进冠云楼的走廊。

廊里静静的,幽暗漆黑,连眼前的红光也看不见了。好在鱼连熟悉方位,带她一路走,仔细地提醒哪里有门栏和台阶。

小姐,注意脚下。

翻香嗯了一声。心道我倒是也挺想注意的,可是我看不见啊。

等到了台阶最后一级上,翻香还是踏空了一步,身子歪向了一侧。她连忙习惯性的运起真气,然而一口气刚一提到胸口,便已受到一股阻力,绵绵的散去了,身子依旧不受控制地倒下去。

这一股阻力她已熟悉,却还是会下意识地忘了忘了她已经不能再用武功的事实。

心里止不住地冷笑:阁主,你可真是好计策!

凭白无故产生一个举足轻重的棋子,当然不是江选乐得见到的,但是如果仅仅是一个不懂武功的女人,带着一个有名分却没地位的孩子,那就另当别论。

如果他废了她武功的话,这个孩子或许保不住。

所以他给她下了药。

那不知是什么成分的药弄得她胸口昏昏噩噩的,别提用武功了,就是平时想走动走动都受限。她这一摔,鱼连忙扶着她右臂,另一边也有冠云楼里的丫鬟急忙走过来,搀住翻香的左手,才稳住没叫她当场倒了。

多谢。她对左手侧来帮忙的丫鬟说。两边都有人扶着,她感觉自己简直是被架着走的。

都松开些,我还没残废呢。

鱼连道:小姐说的这是什么话?今日是您大喜的日子,阁主待您又好,您该高高兴兴的

真讽刺啊。

她没有说话,只是在黑暗中勾了勾嘴角。鱼连还在说着让她高兴之类的话,她左边的小丫头却发出了一声低笑。

这丫头倒是挺了解她此时心情的,她想。

穿过走廊又走了一段,就到了新房的门口,鱼连怕她又马失前蹄,小心翼翼搀她跨过门槛,扶她到椅子上坐下。

小姐坐着等一会,阁住稍后就来。

知道了。翻香吁了口气,伸手想去揭掉碍事的盖头。被鱼连惊恐地按住:小姐小姐,您饶了我吧,这使不得啊!

阁主不会介意这些虚礼

不行不行,虚礼还是要的!

翻香只得作罢:你别嗡嗡了,我蒙着这玩意就是了。

鱼连这才放了心,走过去把门轻轻关上。

翻香这才发现房里没点灯。

鱼连,帮我把灯点了。

鱼连连个茬都不搭她的。

翻香怒了,你个死丫头不让揭盖头就算了,连灯都不让点!这是什么规矩,想一会儿江选回来我扮鬼吓死他么?

你不给我点,我自己来!

周围一片暗,她摸摸摸,摸到桌子边缘。桌子太大,没摸到灯在哪儿。

要点灯就得站起来,站起来指不定又会把椅子什么的碰倒,倒了她看不见也没办法扶,鱼连又是个幸灾乐祸的,扶不了只能坐到床上。但是床上按照惯例是要撒一堆花生瓜子核桃什么的东西,她捡不了又会被硌

她想了想,决定还是不点灯了。

规规矩矩坐好。

不知过了多久,迟迟不见有人回来。翻香坐得太规矩,背挺得都快断了,略有些僵硬地挪动了一下身子。

鱼连,帮我捶捶腿。坐得久了有些麻。

这你总不能不理我了吧?

依旧是死一样的寂静,久久无人应声。

翻香此时才发觉有些不对鱼连不可能对主子这么无礼,对她说了这么多她都不理,那只能说明,鱼连不在这屋子里

可是这屋子却不是空的。

虽然动不了真气,但是这些年做杀手的经验还在,她能清晰地感觉到身侧明明一直有人站着,均匀地呼吸。虽然她看不到,但是有人在边上的感觉却是绝对真实的,不可能有假。

哗地一声,虚掩的窗户突然被夜风吹开,微凉的潮气涌了进来。

身边的人就那么一动不动地站着。

这人不是鱼连!她是谁?

或者说他是谁?

冰凉的气息顺着翻香的脚底升起,顺着脊背向上蔓延。

是那个在她要摔倒时上来扶她的丫鬟!她当时并没有细想,但现在却发觉这完全不对劲。当时楼里那么黑,怎么可能有丫鬟在楼梯边上站着?

这个人上来扶她,一直跟着她走到房门口。鱼连在她进屋以后就出去了,这个人要么就是在鱼连出去的时候趁机溜进来,要么就是在鱼连和她说话的时候就潜在屋里。没有灯,所以无人发觉他的存在。

不论是哪一种,此人都相当可怕。江选为她找来的几个丫鬟个个身手不俗,而鱼连又是其中最优秀的。可是即使是以鱼连的耳力目力,都没能察觉此人的身形。

别的不清楚,但她知道一点,这个人,决不是她能对付得了的。

翻香定了定神,这个人在她身旁站了这么久,要害她早就动手了。想来也是没有恶意,那么她暂且没有危险,不如顺着他的意思,能有什么转机也说不定。

想到这里,她镇定下来。若无其事地再度开口:鱼连,你没听到么?

黑暗中传来一声轻笑,一片衣袂靠近了过来,夹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幽香。

鱼连?是个男子的声音,很年轻,魅惑地含着笑意:还装。

腿麻了?来,我帮你。说话间,他已欺近她身侧,翻香微微颤抖了一下。他却只是在她身侧跪下,帮她捶着腿。

力道轻柔而合适,翻香觉得腿上的不适很快就退去了。那人依旧靠在她身侧,手停在她膝盖上,不上也不下,不再动了。

翻香看不见。

眼前的黑暗,似乎越来越朦胧。可是下一刻黑暗却像烟一般散了去,皎洁的月光奇迹般地穿透那一层布料照到她眼底,世界一下子变得明亮起来。

她看见一片一片的白雾在眼前升起,虽然没有任何方向感与平衡感,感觉就像坠入了一个幻境,却偏偏不愿意醒过来。

身体变得轻飘飘的,她隐约中感觉周围都在摇晃,目眩神迷。

突然间,鼻端似乎闻到一丝不寻常的气味。她猛地一震,清醒了过来,眼前的幻像瞬间消失。只有笼罩在四周幽深而魅惑的香气,挥之不去。

兰花一样的香气。

翻香恍然惊觉,如梦初醒地坐直了身体。

是你!

第8章  (07)

无边夜色下,一室静默的火红在黑暗中透着诡异的喜气。

月色如水,微凉的风飒飒摇着楼外柳枝。

隔着盖头,翻香的额上已渗出了一层细汗,双手不自觉地抓紧了礼服绣金线的下摆。

是我。那声音依旧是从容的,仿佛还含着淡淡的笑意。

紧接着,翻香只觉得眼前一阵清明,鲜红的盖头已经如游鱼一般倏尔滑落。

潋滟的唇色中咬着盖头的一角,面前的人,扯开一个妖冶的笑容。

蛊惑人心,而又倾国倾城。

陌上。翻香闭上眼,又缓缓睁开,轻声吐出这两个字。

他笑着眨眨眼,如月下突然绽开的莲花,清香四溢,皎洁无瑕。

你来干什么?翻香的手依旧攥着繁复的裙摆。在知道是他的时候,提着的心才终于有一丝莫名的释然,却在瞬间又紧张起来:你赶紧走,阁主很快就要回来了。

你的阁主?陌上挑起眉,不以为意:他不能把我怎样的。

你翻香语结,气得站起来,拍拍打了褶皱的裙边:你当他是什么,你以为自己很厉害?若你和他动起手来,你以为你能有便宜可占?

其实她心里也是说不清陌上和江选武功哪个厉害的,江选的强悍自是不用说,但是陌上身手也不见得弱。她没见过他怎么正经和人打,但只是那寥寥几次的出手,他几乎是什么都没做就赢了。所以对于他的武功,她只有神奇两个字可以做感想。

但是眼下的状况,他再厉害也不能待在这里。

说不清是紧张事态,还是是紧张他。她的态度没有刚才那么缓和了,声音也提高了些:你知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

我不知道。陌上也站起来。

他俯视她,绝美的脸上浮起一抹挑衅的笑意。

大家都吃呛药的后果自是不言而喻,翻香无奈,只能暂先软下语气,盼着把这尊神请走:今日是我成亲的日子,你要闹,也改天再闹。今天先离开这,好不好?

你是怕我搅了你的好事?他嗤笑一声:你放心,你跟你阁主的洞房花烛,我又不会耽误你们。

翻香被他气得没话,只狠狠地瞪他:你到底想干什么?

你成亲了,之前我却一点风声都没听到。很久都没有见你,在你嫁给别人之前我只是想再看看你,你都

他这几句话说得平平淡淡,翻香却一下子气不起来了,踯躅了片刻,才道:这都是没有办法的事。你同我没有缘分,说这些也没有用。你还是快走吧。

没有缘分?他直勾勾盯着她看了半晌,突然轻佻地笑起来,贴近她的耳侧:我看倒也未必。别忘了,刚刚是谁揭了你的盖头。

你真--!翻香伸手去推他,而陌上确依旧稳稳地靠在她肩头。右手隔着嫁衣在她的腰际轻轻捏了一把。

翻香急得直咬牙,算算时间,江选再过不久就也该回来了。这要是突然对上脸,叫什么事儿啊?难不成跟他说这是我朋友,知道我嫁人了,特地赶过来等在房里给你个惊喜?

想到此,她不由自主地抖了一抖,慌忙推陌上。结果没想到他正好也松了手,她身上突然一轻,倒挫得自己连连后退了几步。

陌上已退开她几步之外,笑着说:看你还这样生龙活虎,我就放心了。

翻香脸色一黯:我的武功已经

我知道。

翻香一怔:你知道?

陌上只是笑,也没有再多说什么。转过身,沿着敞开的窗户跃了出去,身影在夜色中一掠瞬间消失了踪影。

翻香尚一头雾水,向窗前紧走两步。却听到‘啪’的一声,什么东西从她背后的腰带中滑出,落到了地上。

衣服是她自己穿的,这个东西,之前是没有的。

陌上不是举止轻浮的人,可是刚才他很反常地搂了她的腰。

他给了她什么?

翻香回身捡起,是一个折起的纸包。里面盛着一撮浅黄色的粉末,散发着淡淡的清香,像是药。也可能是解药,再回忆起他走之前那句若有所指的我知道

翻香想了想,便不再犹豫地将粉末全部倒进嘴里。过了约有一炷香的功夫,她试着运起真气,全身的气脉已经通畅了。

隔得远了,前厅中喧闹的吵嚷声听得并不清晰,但是欢乐的鼓乐却一直不曾散去。

翻香侧耳凝神听了听,觉得离江选回来还剩些时间。就将桌上的纸包收到袖子里,提气从窗口跃了出去。

她有些话想问问陌上。

只是到了外面,才想起陌上武功比她高了不是一星半点,她这样漫无目的去追,下辈子也不可能追上他。何况根本不知道他会去哪她心中突然一动,上次她碰见他,是在云岫祠!

脚步迅速向云岫祠移过去。

路旁的树枝上挂着大红双喜的灯笼,明明灭灭地在恍惚连结成一片,烟树暗千家。

冠云楼宾客未散,今晚上正因为办喜事的缘故,阁中的守卫相对弱一些。她悄无声息地迅速进了竹林,穿过清幽的竹海,找到了云岫祠。

先去了后院,发现空无一人后,又转回了正面。

死寂的木门像一个无底深渊的入口。

她踏着月光跨过门槛,走了进去。

正堂里幽暗沉晦,一盏郁郁的孤灯搁在台上,借着那一抹微弱的光亮,隐约可以看见层层排列的墨黑灵牌,死气沉沉而幽冶诡异。

突然,灵堂里响起悉悉索索的几声。翻香吓得一抖,却见幕帘的背后行出一名持灯的老仆,弓脊垂背。如豆的灯光打在他沟壑纵横的脸上,不住地摇曳,却照不亮他眼内的一抹浑浊。

翻香下意识后退一步。

那老仆也并不恼:姑娘可是走错了路?今日阁中办喜事,人多,热闹,难免有闯到这里来的宾客。他走得近了,眯着眼睛,似乎在打量翻香。目光里似乎有一抹探询一闪而过:从这里出去,穿过竹林一直走就能到冠云楼。

请问老人家,能不能让我在这里转转?

鬼气森森的,也没什么好看。若姑娘愿意走走,老身便带路。

有劳了。翻香微微欠身,随着他向幕帘后走去。

后面是一段走廊,左右各开一扇小门,尽头处掩着对开的雕花木门,显然是新装上去的。

这只有您一个人住?

我在这里住了多年了,自老阁主还在时就在。老人在前面颤颤巍巍地端着烛火,昏黄的光摇动着走廊:这些年是没人来了,也就没人记得我这把老骨头。

左边这间是我平时住的地方,右边这间堆些杂物。都乱得很,我劝姑娘还是不要进去了。

翻香点点头,移步到尽头处的那扇雕花木门前,推开了走进去。

墙壁都刚刚粉刷过,屋内布置得很清雅。一张檀木案上立着一只象牙白的花瓶,旁边摆着一方黑金砂的古砚,背后的墙上是一卷墨竹图。桌案的右边,是一张矮塌。虽然简单,但是精巧风雅,显是用了心思。

有人要搬进来?翻香度进屋内,这屋子像是刚布置好的,还没住进人。

没有,这间是客房。老仆在她身后回答说。

谁会来住这里的客房?偌大的一个云岫阁,总不会不济到把客人弄来和死人一起住。

这个谎撒的也实在没什么水平,翻香知道他不愿意说实话,多问也是无用。于是转而专注观察起这间屋子来--这里就像是文人遗风的诗卷,简而不陋,清新质朴,件件都是古风珍品。

她的目光突然停在窗边的丹碧镜奁上,那镜奁的顶上,放着一枝新折的翠竹。

翻香伸手打开。光镜缓缓开启,最顶上一格中,是一把缀着紫线流苏的的团扇。白纨素娟,皎洁成妍。

又是团扇。这已经是她见到的第三柄了。

她一下子有些警惕,也有些激动起来:请问这里刚刚可有什么人来过?

姑娘说笑了,这地方哪有什么人来过?

翻香沉吟着合上了镜奁的镜子,明知面前这人是在说谎,却句句理直气壮,让人无法戳穿。而即使戳穿了他,她也未必问得出个结果。单说这老仆虽然蹒跚,举止间却沉稳、气足,身手也是不弱,便不知道是个埋藏多少背景的人了。

倒是我多说一句。见她踌躇,那老仆又缓缓开口,语调锐利而冰凉:姑娘似乎不该到这里来。

翻香一惊,猛地转过身。那老仆依旧弓着背,右手秉烛。而沟壑纵横的脸上却透出一丝精明的神色,如利箭一般指向她,目光矍铄地落在她火红的嫁衣裳:天晚了,姑娘该回去了。

翻香只得点点头:打扰了,告辞。

那老仆也不送她,就站在原地托着灯看她走出去。

翻香回到竹林里,想起刚才的事情,觉得着实十分诡异。但是眼下也不能深究,冠云楼那边她不能离开太久,再让江选独守空房一回,估计就不是勒她脖子几下那么简单了。

趁还没人发现,她匆匆向着冠云楼赶去。结果还没走出多远,就听簌簌几声,两道人影从竹林中飞快地窜出来。

是一男一女,来到翻香面前,齐齐行礼:拜见夫人。

▲《美人倾城:祸水有毒》完整版已有~

美人倾城:祸水有毒

美人倾城:祸水有毒

作者:兰峤状态:已完结

甜宠新书《美人倾城:祸水有毒》来袭,主角(洛颜令辞香陌上)免费在线结局。古代言情小说美人倾城:祸水有毒是大家喜爱的作者兰峤所着,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

在线中超比赛预测(万博app)_万博manbetx下载+app_万博体育app买球靠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