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时间:2019-06-10 14:39:12作者:himigu

主角是夏沫穆向东的小说名字叫做《奢望》,这本书是由作者himigu倾心打造的总裁豪门小说,奢望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奢望是一本值得一看的精彩小说。

《奢望》奢望夏沫穆向东完整版全文免费中超比赛预测(万博app)_万博manbetx下载+app_万博体育app买球靠谱吗 免费试读

奢望夏沫穆向东完整版全文已有,今天小编和大家分享《奢望》小说精彩内容:

第9章

向东,你看看,那两个孩子,真可爱。摇下的车窗里,卫蒙指着路边的两个孩子,说道。

前方红灯,穆向东放缓了车速,车子缓缓停了下来。顺着卫蒙的手望过去,穆向东看见了两个孩子。

那两个孩子都是约摸三四岁的样子,小女孩个子要稍微高一点,穿着一件红色的毛线衣裙子,背上背着一个蓝色的小书包,书包上的大脸猫图案,已经有点破败了。她的手里,还牵着一个小男孩,小男孩穿着一件黄色的毛线外套,腿上是条灰色的裤子,这会,毛线外套敞开着。

姐姐,走的对不对呀?宝宝问了一句。

囡囡望了眼红灯上的数字,扭头冲着弟弟说了一句:对的,我记得路的。放心啦!

可是,我们这样出来,妈妈会担心的。

不会,我们会在妈妈回去之前就赶回家的。

哦。宝宝扭着头,对上了从车窗外朝外看的卫蒙。

卫蒙挥着手,笑着跟宝宝打了个招呼,这孩子,长的浓眉大眼的,卫蒙一眼看上去,就很喜欢。

向东,你看,那孩子,长的真好看。卫蒙喊了起来。

越过卫蒙,穆向东也看见了那个孩子,只望了一眼,男人的眉头就皱了起来,这么小的孩子,怎么自己跑出来了。

或许是这附近的。

绿灯亮起,穆向东发动车子,卫蒙饶有兴致的冲着小男孩摇了摇手,这才收回视线,感慨的说了一句:也不知道是谁家的孩子,长的这么可爱。看样子,还是双胞胎呢!

透过后视镜,穆向东看着那个小女孩子牵着小男孩的手,慢吞吞的过着马路,两个人似乎还在说着什么。穆向东的心头拂过一丝怪异的感觉,直到两个孩子的身影变得越来越小,穆向东才收回视线。凛了心神,穆向东踩了脚油门。

姐姐,你看那个车子,真好看。宝宝指着穆向东的车子,说道。

等姐姐长了了,也给宝宝买。

真的吗?

真的,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宝宝也给姐姐买。

好。拉勾勾。

拉勾勾,一百年,不许变。

多年之后,当囡囡和宝宝长大之后,他们早已记不清这第一次的见面,可身为父亲的穆向东,永远都记得在这个十字路口,他第一次的近距离的看到了两个孩子,当绿灯亮起的时候,他驾驶着车子离开,而身后,是他的一双儿女,就在这么的一个路口,错过了。

到底是错过,还是过错?

棉花糖!穆向东,快停车!卫蒙指着街心公园里的某处,激动的喊着。

一向清冷的面容,此刻有了动容,穆向东停了车子,卫蒙说道:抱歉啊,我好久没吃过棉花糖了,今天看到,有点激动了。因为激动,卫蒙那双艳丽的眼睛,此刻亮晶晶的。

没事。去吧,我在这里等你。

嗯。

看着下了车子朝着棉花糖摊子而去的女人,穆向东将车子停靠在路旁,等着。

向东,尝一尝,很甜的。脑海里,响起一个清丽的声音。

穆向东勉为其难的咬了一小口,程素心却不依,硬是逼着他吃了一大口,看着男人因为过于甜腻而为难的神情,程素心开心的笑了。

向东,吃甜的,要笑着吃哦。程素心的唇角微微翘着,一脸嘚瑟。

你呀!穆向东捏了下程素心的小脸,无可奈何的说道。

程素心得意的挽着穆向东的胳膊,手里,拿着一个棉花糖,一直从口里甜到了心里。

素心

多年前的记忆和眼前的现实重合,穆向东的心口一阵钝痛袭来,他有些烦躁的扒拉了下短短的头发,拉开车门,下了车。

停车的不远处,是一处街心公园,穆向东看着那来来往往的人。

正在愣怔间,一阵手机铃声打断了他的思绪。

东子哥,抱歉啊,打扰你的约会了。电话是穆念西打来的。

有事?

哥啊,上次不是跟你提过我一个同学的事情吗,刚好有点眉目了,后天我就要去H大报道了,想趁着明天过去她老家一趟,你能陪我一起吗?

好。我晚上回家。

嗯。

刚挂了电话,就听见一个声音响起:穆向东!

穆向东转身,不远处,一个身穿休闲装的年轻女人,手里拿着一个大大的棉花糖,笑吟吟的望着自己。

很甜的,你真的不尝一下吗?卫蒙咬着棉花糖,问了一句。

穆向东摇摇头,稍微拉开了一些和卫蒙的距离,他还是不习惯和女人这么亲密的相处,尤其是身上带了香水味道的女人,他的鼻子,太敏感了,闻不得太浓烈的味道。可是,这些,穆向东并没有对卫蒙说,因为,他觉得没这个必要。

穆向东的这个小动作,并没有逃过卫蒙的眼睛,她的眸子暗了暗,而后,又再次燃起火焰,脚步加快,追了上去,顺势,极其自然的,将自己的手,挽住了穆向东的胳膊。

男人的动作更快,在卫蒙挨上的那一瞬间,就朝一旁闪了过去,卫蒙的手落了个空。

艳丽的脸上闪过一丝尴尬,卫蒙抬抬手,摸了下自己的脸,状若无事的说道:天气有点热了。

穆向东幽深的眸子波澜不惊,清冷低沉的声音传出:走吧。说完,就径自朝前走去。

卫蒙咬咬下唇,追了上去。

穆向东走路很快,这和他的职业有很大的关系,而卫蒙一向很少走路的,除了上健身房之外,她都是踩着高跟鞋。

卫蒙皱着眉头看了眼走着前面的男人,心里腹诽着这个男人怎么这般的没有风趣,寻常的男人见了她,不都是奉承的跟个什么似得,可这个男人,冷冷的,硬邦邦的,真不知道从何下口。

心情不好,连手里的棉花糖都变得没什么滋味了,太阳一照,棉花糖都有点融化了,这会,看着都没了什么卖相。

索然无味之下,卫蒙将棉花糖丢进了垃圾桶。这东西,还真的不适合自己。

掏出湿巾将手擦干净,再抬头,走在前方的男人正站在那里等着。

原本的委屈顿时消失不见,再抬头,卫蒙扬起笑脸,追了过去。

街心公园的正中间,囡囡和宝宝找了个空地,这里很是热闹,有摆摊买点小东西的,有美院的学生支个画板写生的,有领着孩子看热闹的。

宝宝,来,坐着休息会。囡囡从包里拿了个本子放在地上,招呼弟弟坐着。

姐姐,你要做什么?宝宝不解的问道。

喏,这是我画的,看看能不能找到爸爸。囡囡支起了个小画板,上面贴着一幅画好的画,是两个小孩子的卡通模样,上面还写着一行字:爸爸,你在哪儿?

许是两个孩子长的很漂亮,有是一对双胞胎,没几分钟,就吸引了很多人的视线,有几个老太太,上前来搭讪。

小朋友,你们这干什么的?

囡囡看了一眼问话的人,是个跟隔壁邻居王奶奶差不多大的老太太,面向慈祥,囡囡就接了腔:我爸爸走丢了,我们来找他的。

众人一听,都乐了,这只听说过大人找走丢了的孩子的,可眼下,有孩子来找爸爸的,可真是新鲜。

那你爸爸叫什么名字啊?不写上名字,怎么找?

囡囡摇摇头:我也不知道名字。

众人七嘴八舌起来。

这该不会是有人在偷拍,搞的什么娱乐节目吧。有人说道。

我看也是。你看这孩子,长的多好看。

是的,我看着也像。

宝宝坐在地上,仰着头,有些茫然的听着众人的一言一语,看着众人的嘴巴,张张合合的,忽然呼吸变得急促起来。

哎呦,你看那小男孩,怎么了这是!原本围在一起的众人,在看到宝宝苍白着脸色倒地之后,都四散开了,生怕惹事。

宝宝,宝宝囡囡吓了一跳,眼泪立马流了出来,带着哭腔喊道。

求求你们,救救我弟弟!孩子凄厉的哭声响起,夹杂着稚嫩的声音,围观的人,个个都心生不忍。

年轻人,帮忙打个120.说话的,是方才和囡囡说话的那位老人家。

有热心肠的人,已经掏出电话拨打着急救电话。

喂,120吗?这里是街心公园,有个小孩子晕倒了。什么,没看见大人。对,街心公园。

有没有懂急救的,有没有懂急救的?热心肠的人打完电话之后,站在了花坛上,大声喊着。

穆向东和卫蒙正要离开,听见了这声音,穆向东回头,一眼就望见了喊话的人。

在这等我。说完,就朝着人群飞奔而去。

穆向东!卫蒙喊了一声,也跟着追了上去。

让一让,让一让。穆向东扒开人群,看清楚了眼下的状况。

这孩子?男人的眸子一眯,已经认出这两个孩子,正是刚刚在十字路口见过的孩子。

救救我弟弟,救救我弟弟!毕竟只是个三岁多的孩子,囡囡这会已经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了,眼泪鼻涕流了一脸的。

而躺在地上的小男孩,脸色苍白,双目紧闭,呼吸急促。

都散一散。穆向东边驱散着人群,边将宝宝的身体放平,毛衣外套的扣子全部解开,伸手探向孩子的鼻子,能感受到微弱的呼吸。

掰开孩子的嘴,看清楚口腔并无异物后,伸手搭在孩子的脖子处。还好,还有脉搏。

这孩子,应该有心脏病,本来就是走路来的,这会有受了热,昏厥了。

而看到穆向东一系列动作的囡囡,就像找到了救命稻草一般,哭着说:叔叔,救救我弟弟,求求你!

孩子的哭声,丝毫没有影响穆向东的动作,他冷静的对囡囡说:有没有家人的联系方式?眼下,送医的同时,更要联系上家人。穆向东觉得这么不负责任的家长,他倒是要看看到底是什么样子的!穆向东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他的脑子中为何会有这种想法。

救护车呼啸而来,穆向东抱着囡囡,跟着担架一同上了救护车。

看着完全把自己忘记的穆向东,卫蒙委屈的喊了一声:向东。

卫蒙,我要跟车去医院,你自己回去。穆向东命令道。

我话还没说完,救护车车门就被关上,朝着医院方向疾驰而去。

弟弟,弟弟,你怎么了?被穆向东抱在怀里的囡囡,一直不停的喊着宝宝,眼睛哭的红红的。

没事的,你的弟弟只是睡着了。救护车上,医生已经给宝宝挂上了点滴。

真的吗?叔叔,你没有骗我吗?囡囡回头,哭的红红的眼睛,看着穆向东。

孩子澄澈的目光下,穆向东的心头闪过一阵怜惜,他抬手揉了揉囡囡的发顶,叔叔不会骗你的。对了,你叫什么名字?穆向东分散着囡囡的注意力。

我叫囡囡,我弟弟叫宝宝。

第10章

夏沫的手机响起的时候,她刚刚挤上公交车。

喂,哪位?来电显示是个陌生的号码。

请问是夏沫小姐吗?电话那头,是个男人的声音。

夏沫愣了一下,应道:我是夏沫,请问你是哪位?

医院急诊室,一个女人跌跌撞撞的跑了进来,拉住一个穿着白袍的人就问:医生,刚刚送来的孩子在哪里?情况怎么样了?

穆向东交了费用,正好走过来,就听见这个声音响起,他走了过去,喊了一声:夏沫?

正拉着医生的夏沫会回头,对上了一张男人的脸。

穆向东一眼就认出了眼前的这个女人,跟那天早上相比,她今天倒是穿的挺正式的,水蓝色的长裙,这会因为奔跑变得皱皱巴巴的,左脚上的细跟鞋,因为跑的急,带子已经断了,这会鞋子松松垮垮的挂在脚上。

那张清秀的脸,此刻因为焦急布满了汗水,眼睛里,充满着焦急和不安。

您是?一时半会,夏沫没认出来眼前的男人。

宝宝这观察室,跟我来。穆向东说了一句,就抬步朝前走。

夏沫赶紧追了上去。

病房外的长椅上,坐着一个小女孩,这会,正抬手抹着眼泪,看见小女孩,夏沫颤抖着声音喊了一声:囡囡!

妈妈!妈妈!囡囡哭着扑进了夏沫的怀里。

乖,乖宝,夏沫抱着女儿亲了亲,安慰着:不哭了,妈妈在这。

妈妈,都是我不好,弟弟生病了。见到夏沫,囡囡这才彻底的放松了,一放松下来,整个人就泣不成声的。这一路上,她心里都很担心,担心弟弟出事,担心妈妈责骂。

乖乖,没事的,弟弟会没事的。夏沫给孩子擦擦眼泪,囡囡最乖了,跟妈妈去看看弟弟,好不好?

嗯。囡囡抬手擦擦眼泪,抽噎着答道。

穆向东站在那里,看着这对母女间的互动,他真的是没想到,这个秀气的女孩子,竟然会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他的脑海里浮现出刚刚抱着囡囡的感觉,那种心底发酸发胀的感觉,是在他这三十年的人生里从未有过的感觉,那种温暖,那种柔和,他从未感受过。

这种异于往常的触动,让穆向东无从去深究原因,他以为自己只是出手救了一个小孩子,这不过是一件举手之劳,根本就算不上什么。

然后,这件事,却成为了穆向东心里唯一的最不遗憾的事情。他很庆幸,他的一个无心之举,救了宝宝,更救了自己的人生!

而被穆向东抛在街心公园的卫蒙,在救护车刚离开,伸手就拦了辆的士,师傅,麻烦跟着前面的那辆救护车。

急诊观察室,夏沫一言不发的守着宝宝,忍不住的,眼泪就落了下来。

宝宝这会安静的睡着,点滴缓缓的滴入血管,夏沫忽然想起了宝宝刚出生的时候,就那么一点点大的孩子,转眼间,他就长大了,会叫妈妈了,会在夏沫渴得时候端杯水,会在夏沫累的时候说妈妈我给你揉揉肩吧。

这就是她的儿子,她懂事的儿子。

记得宝宝一岁的时候,高烧不退,成天就在医院住着,打针打的手脚淤青一片,可即便这样,刚会说话的宝宝,会摸摸夏沫的脸,说:不哭,丑。

那时候的夏沫,整宿整宿的睡不着觉,头发一掉一大把的,坐在儿子的病床前偷偷的哭,还不能让家人看到。

那么苦的日子,夏沫都熬过来了。现在,她觉得,没有什么能够打倒她的了。

这两个孩子,囡囡跟夏沫长的很像,都是大眼睛双眼皮,可宝宝,却跟夏沫长的一点都不像,那双眼睛,生的格外的漂亮,宝宝生了双长眼睛,眸子细长漂亮,稍微一眯,竟然会有些凌厉的味道。

此刻,那双细长的眼睛紧紧闭着,在药物的作用下,宝宝睡着了。

医生的话历历在耳,建议尽快手术,那样对孩子的恢复也好。同时,尽量不去人多的地方,现在又是春天,如果感冒了,会对孩子影响很大。

夏沫小心的拉起宝宝的手,放在唇边亲了亲,乖宝宝,都是妈妈不好,妈妈答应你,会赶紧凑齐钱,给你动手术的。

观察室外,囡囡望着穆向东,稚嫩的声音响起:谢谢叔叔。

刚刚叔叔救宝宝的那一幕,囡囡永远都记得。他的大手掌,是那么的有力,在握住囡囡的手的时候,她竟然一点都不惊慌。

穆向东蹲了下来,摸了摸囡囡的头发,问道:囡囡,以后不能没有大人跟着就乱跑出来了。那样,妈妈会担心的。不知道为什么,穆向东就是很喜欢这个小丫头,不仅仅是因为囡囡是个漂亮的小女孩,更是因为她刚刚为了弟弟哭泣的样子,深深的刻在了穆向东的脑海里,忘不掉。

囡囡点点头,问了一句:叔叔,能给我你的电话吗?囡囡对穆向东的印象特别好,刚刚在救护车上,穆向东抱着自己安慰的那个感觉,很温暖,很安心,囡囡从未有过这种感受,她觉得,爸爸的怀抱,应该也是这个样子的。

写在哪里?穆向东问道。

这里。囡囡从小书包里拿出了一个小本子,穆向东拿着画笔,写下了自己的电话号码。

看着那11个数字,囡囡宝贝似的将小本子放进书包,开心的笑了。

穆向东勾勾唇角,伸手揉了下囡囡的发顶。

叔叔,弟弟会好吗?囡囡抱着小书包,托着下巴,问道。

会的。那孩子的情况,刚送来急救的时候,穆向东听医生说了,先天性心脏病,才那么小的孩子,真是,可惜了。

妈妈也说会的。我是姐姐,我要保护弟弟。

穆向东望着囡囡,笑笑。

卫蒙走进急救室的时候,正巧看见了穆向东和囡囡说话的那一幕。

观察室外的过道上,穆向的侧脸上,隐约浮着一丝笑意。那并不显眼的笑,卫蒙却看得十分真切。这个男人,或许并不像他表现出来的那么不近人情,他原来,也是会笑的,也是会有这么温柔的一面的。

叔叔,我是囡囡,你要记得我的名字哦。

穆向东正要回答,就听见了一个女人的声音传来:向东。

闻声抬头,穆向东看见了站在不远处的卫蒙,你怎么来了?

卫蒙清晰的感觉到穆向东那仅有的一点笑意,在问出这句话的时候,消失不见了,他又恢复了那个冷漠的穆向东。

快中午了,我带了点吃的过来。卫蒙提了提手上的食物袋,笑着说道。

小朋友,你好呀,我们之前见过面的。卫蒙自来熟的坐到了囡囡的身边。

囡囡看着自动坐过来的卫蒙,朝着穆向东的身旁挪了挪,明显的跟卫蒙拉开了距离,喊了一声:阿姨好。

囡囡的这个动作,穆向东尽收眼底,却什么都没说,问了囡囡一句:饿不饿?

囡囡望了穆向东一眼,点点头。

卫蒙适时的打卡了食品袋,拿了块蛋糕和牛奶,递了过去:来,阿姨买了蛋糕和牛奶,快吃吧。

囡囡却并没有伸手去接,抿了抿唇,看了穆向东一眼。

吃吧。穆向东抬手将蛋糕和牛奶接了过来,放在囡囡的手上。

谢谢阿姨,谢谢叔叔。囡囡很懂礼貌,不忘道谢。

不客气。卫蒙笑着说。

囡囡粉嫩的腮帮子一鼓一鼓的,小口吃着蛋糕,吃的很认真,还时刻注意着不让蛋糕渣子掉在衣服上,牛奶放在一旁,并没着急着喝。

穆向东看着囡囡秀气的模样,心里柔软一片,伸手亲昵的揉了下囡囡的发顶,轻声说道:慢点吃。这个善良的孩子,让穆向东很喜欢。这种喜欢,连他自己都说不上来。

卫蒙关注着穆向东的一举一动,不放过他的任何一个动作,对这个男人,她越来越满意。

卫蒙买的都是适合小孩子吃的东西,份量都很小,一个蛋糕,囡囡没多大会就解决了,叔叔,我想去洗手。本能的,囡囡就是特别信任穆向东。

卫蒙本想说话,穆向东却快了一步,伸手将囡囡抱了起来,对卫蒙说道:等我一会。

哦。卫蒙应声,看着穆向东站起身,将囡囡抱在怀里,而那小女孩伸手圈住了穆向东的脖子,小脸咧着,开心的很。

明明一个是冷漠的男人,一个是天真无邪的小女孩,可什么让卫蒙觉得这两个人本该就如此亲密呢?那一大一小的两张脸,看不出任何相似之处,但那份亲昵,却很像父女间的感觉。

对了,就是这种感觉,父女,那个叫囡囡的小女孩,跟穆向东,很像父女!

卫蒙按捺下心头的怪异,看着穆向东离去的身影,低声说了一句:怎么可能!

第11章

这是囡囡第一次被陌生的成熟男人这样抱在怀里,囡囡大大的眼睛里,全是穆向东的那张脸,她的小手,圈着穆向东的胳膊,只要微微动下鼻子,就能闻到男人身上清冽的气息,这种味道,跟妈妈身上的,完全不同。

男人宽厚的大掌,稳稳的托着囡囡的腰,将她抱得紧紧的,这个怀抱,不同于妈妈的柔软,穆向东的胸膛坚硬而宽阔,这是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

囡囡说不清楚这到底是什么,脑子里就一个念头,她很喜欢这种感觉,很喜欢这个叔叔。

叔叔,囡囡小声的唤了一声。

嗯。一丝笑意浮现在穆向东的脸庞,没办法,对这个小女孩,他一点都冷不起来,由心而发的疼惜,让他一次次的做出连自己都想不到的温柔举动。

叔叔,囡囡圈着穆向东的脖子,朝着他的耳边说了句:叔叔,我很喜欢你。说完,就赶紧退了过去,小脸低着,不敢看穆向东的脸。

穆向东一愣,看着小丫头那小辫子下露出的尖尖的耳朵,小小的,毛茸茸的,很像童年的时候自己养过的一只猫咪,乖巧极了。

嗯。穆向东应了一声。

小丫头疑惑的抬头,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望着穆向东,似是在努力理解穆向东这句回答的意思,正在思考间,穆向东已经走到了水池旁。

囡囡踩在洗手池的沿子上,袖子被挽了起来,细细的水流冲到手上,叔叔,我自己会洗手。囡囡笑着回头,望向身后的穆向东。

嗯。穆向东挤了点洗手液在囡囡手上,囡囡两只手接着,嘴里念念有词:手心搓搓,手背洗洗,

穆向东听着这念念有词的童音,嘴角噙着一抹笑。

叔叔,洗干净了。你看。小丫头急着炫耀,却忘记了自己站着的地方,身子朝后一仰,险些从洗手台上跌落,却落入了一个宽厚的怀抱

慢点。穆向东轻笑出声。

囡囡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心里想着,叔叔真是个好人。

返回观察室的路上,囡囡牵着穆向东的手,问道:叔叔,如果我想你了,可以给你打电话吗?

嗯。穆向东想都没想的就答应了,他似乎根本没办法拒绝这个小丫头的任何请求。

病房里,夏沫俯身亲了亲宝宝的额头,孩子体温正常,这会正安静的睡着。

夏沫揉了下眼睛,这才想起来送孩子来医院的那个男人。

对了,都忘记跟人道谢了。还有这抢救的费用,也是那个人出的。

想到此,夏沫急急忙忙的出了观察室。

过道上,哪里看得到那个男人的身影,只看到一个靓丽的女人,站在那里,望着过道的另一端。

听见脚步声,卫蒙扭头,看见了站在观察室门口的夏沫。

上下打量一番,卫蒙心里有了比较,这应该就是那两个孩子的妈妈了,真没想到,会是这么年轻的一个女孩子。

卫蒙笑了,大大方方的开了口:你是囡囡妈妈吧,向东带着孩子洗手去了。

向东?应该是那个男人的名字吧,夏沫揣测。

谢谢你们救了我的孩子。跟卫蒙的靓丽相比,夏沫就像一只素雅的栀子花,静悄悄的绽放。

妈妈!一声童音打破了夏沫和卫蒙之间的尴尬。

囡囡,跑哪里去了?夏沫抱住了女儿。

跟着叔叔洗手去了。囡囡答了一句,宝宝怎么样了?

宝宝睡着了,你去陪着弟弟,妈妈跟叔叔说点事。

嗯。囡囡冲着穆向东和卫蒙分别打了招呼之后,这才进了观察室。

看着囡囡跑进观察室,夏沫这才收回视线,看着穆向东,说道:谢谢你和卫小姐救了宝宝。

穆向东冷着一张脸看着眼前的这个女人,那跟囡囡相肖的大眼睛,这会红红的,应该是刚哭过,面色也有点苍白,看着越发的娇小。

身为父母,放任两个小孩子跑出家,我觉得这父母当的也真的够负责的!穆向东本就张着一张冷漠的脸,再加上这口气,说话的态度,硬是让人感觉到一阵冷风袭来,这人都被冻住了!

夏沫心里本来就难受着,自责自己的失误,被穆向东这么一说,心里更加难受,眼眶一红,险些落下泪来。

夏沫咬咬唇,忍住了要夺眶而出的眼泪,哑着嗓子说道:是我疏忽了,真的很抱歉,给您添麻烦了。

你该说抱歉的,是屋子里的那个孩子,而不是我!好家伙,听听,这话说的,没看见人家这当妈的心里已经够难受的了,怎么这人还一个劲的戳人家的心呢!

卫蒙看不下去了,开口劝道:医生说了孩子没什么大碍,好好休养一下就行了。夏小姐也别过于自责,好好照顾孩子吧。

卫小姐,谢谢你。

看着连连道谢的夏沫,那双眼睛里的自责他看的真切,又想着刚刚囡囡那副惹人怜爱的小模样,心里的火气,这才消了点,语气也柔和了些:医生说孩子体质较差,要好好调养。不放心的,穆向东又加了一句:既然孩子身体不好,就该好好照看。

我知道的。这人,也是为了孩子好,夏沫想,别看他一直冷着一张脸,可字字句句里,都是对两个孩子的关切,相较之下,自己这个当妈的,却真的是失职了!

向东,时间也不早了,这里也没什么事情,咱们就先走,也让夏小姐好好陪陪孩子。卫蒙上前挽住了穆向东的胳膊,笑着说道。

走吧。穆向东说了一句,并未跟夏沫说话,就领着卫蒙走了。

夏小姐,再见。卫蒙扭头,冲着夏沫说了一句。

再见。直到看到那一男一女走出了过道,夏沫才想起来,刚刚忘记问医药费的事情了,这可怎么办呢?

第三十九章 这不像你

走出医院,穆向东心里的那口气,仿佛还堵在那里,不上不下的,让人不舒坦的很。

噗嗤——卫蒙笑出声,面上带着明媚的笑容:穆向东,这不像你!

穆向东挑了下眉头,没有做声,他明白卫蒙这句话的意思,因为就连他自己,都没想到会那么生气的跟一个只见过两次面的年轻姑娘说这些,虽然人家没照顾好孩子,可也轮不上自己去说那些话,刚刚的那番行为,此刻回想起来,穆向东难免有点过意不去。

不过话都说了,也没什么好后悔的。

就在穆向东愣神期间,卫蒙忍住了笑,学着穆向东的声音说道:你该说抱歉的,是屋子里的那个孩子,而不是我!

说完,就自己忍不住,先咯咯咯的笑了。

穆向东的面上闪过一丝尴尬,自己刚刚有那么说话吗?

刚刚那位小姐,你还真把人家当成你手底下的兵了,那么不留情面的训。卫蒙调侃了一句。

对孩子不负责任的父母,那就不要生。尴尬一扫而过,穆向东正色道。

对这句,卫蒙赞同的点点头,说道:真没想到,那位小姐看着那么年轻,孩子竟然都快四岁了。

听见卫蒙提起这个,穆向东的眉头皱了下,走吧。

走出医院,穆向东这才想起来车子还放在街心公园,望着卫蒙歉意的说:抱歉啊,一大早上的,害的你什么都没干成。

穆向东,要不,给你个机会补偿一下?卫蒙的脸上,扬起明媚的笑容,如同她的人一般,极具感染力。

请你吃饭,就不知道赏脸不?难得的,穆向东开起了玩笑。

准了。卫蒙爽朗一笑,挽住了穆向东的胳膊,这一次,穆向东没有避开。

医院急诊观察室里,夏沫走进病房的时候,囡囡已经爬在床边睡着了。夏沫将女儿抱了起来,拖去了她的外衣外裤,将孩子放在了床的另一边。

看着两个孩子的睡颜,夏沫擦擦眼睛,心头,终于松了口气。

那个被唤作向东的男人,如果有机会见到,一定要记得问他医药费的事情。还有,他和那位卫小姐,真的很般配,好人,祝福他们一生平安!

入夜,阳台上,一个男人凭栏而立。

穆泽西进门的时候,整间屋子都是黑乎乎的,隐约在阳台处能看到个人影。

怎么不开灯?问话的同时,穆泽西按下了开关,柔和的光芒顺着整个客厅倾泻而下,温暖了整个空间。

这么早?穆向东头也没回,就着啤酒瓶子喝了一口,问道。

不早了,哟,这么有兴致,等着我啊,待会一起喝。说完,就直接进了房间,换衣服洗澡。

冲完凉出来,阳台上的小方桌上,已经摆上了啤酒。

穆泽西拎起一罐啤酒,朝着弟弟举了举,真羡慕你啊,有这么长的假期!哪像我,天天累成狗!跟穆向东不同,穆泽西的肤色白一些,又长了一双细长的眼睛,在这月色下,更显得那双眼睛潋滟生姿。

穆向东正喝着啤酒,听见这话后,直接给了个你够了吧的鄙视神情。

喂,你那什么眼神?穆泽西嚷着。

穆向东淡淡的瞥了一眼过去,菲薄的唇吐出两个字:鄙视。可不是,赤裸裸的鄙视,这一点,穆向东丝毫没有掩饰。

穆泽西将长腿一抬,踩在了栏杆上,语气闲适的问道:你跟那个什么卫蒙的,进展到哪一步了?

穆向东仰头灌了一口啤酒,淡淡的回了一句:就那样。

那样是哪样?我告诉你,咱家那位可是成天高兴的很,恨不得赶紧给你们办婚礼了。

有个事,你帮我留意下,我想买房子,你帮着看看。

买房子?穆泽西懒洋洋的问了一句:家里那么大栋房子,还不够你住?这个弟弟,常年不着家的,怎么忽然想起来买房子了?难道说,想到一个可能,穆泽西问道:该不会是真要金屋藏娇了?

在休假结束之前,我会考虑跟卫蒙进一步发展的可能。,穆向东说道。

其实,素心都走了这么多年了,你也该放下了。

对此,穆向东并没回应,只是又开了一罐啤酒。

穆泽西叹了口气,什么都没多说,这个弟弟,本来就是个闷葫芦,在面对他那些兵的时候,话似乎还多一点。弟妹程素心还在的时候,他的性子稍微活泛一点,可这人一走之后,这个弟弟就越发的沉闷了。

穆向东靠在椅子背上,抬头望着天,入口的啤酒带着点苦涩,可却丝毫比不上他心里的苦。曾经有那么的一个人,喜欢在晴朗的夜晚看星星赏月亮,可那个时候的穆向东,没有太多的时间陪着她,就连打通电话,都要算准时间。更多的时候,穆向东是在电话里听着妻子的声音,直到累的趴在桌子上睡去。

想什么呢?穆泽西看着半天不出声的穆向东,问了一句。

穆向东举起啤酒罐,冲着月亮,说了一句:月色不错。

穆泽西勾勾唇,细长的眸子眯了起来,显出一股慵懒。

夜已阑干,穆泽西喝完最后一口啤酒,站了起来,伸手拍了拍弟弟的肩膀,说道:早点睡。

穆向东摆摆手,将手里的空啤酒罐准确无误的丢进了阳台角落的垃圾桶里,拿出手机一看,快十二点了。

翻开通讯录,看到了那个陌生号码,手指在删除键停顿了下来,却转头按了保存键,并命名为:囡囡妈妈。

因为宝宝住院的缘故,早点摊这两天是做不成了,在穆向东走后,夏沫就先给张秀兰打了个电话,说了声这边的情况。

张秀兰对于自己没看好孩子让两个孩子跑出去的事情,表示了歉意,夏沫倒是没多说什么,毕竟对方也是一片好意。

得知了消息的张大力,也在第一时间赶到了医院,买了点水果,又是跑前跑后的,夏沫心里很是过意不去。

在留院观察了一夜之后,医生准许宝宝出院了。张大力特意请了半天假。

你不用特意过来的,也没什么东西。夏沫说道。

不碍事。张大力憨憨一笑,摸着头发说道,要不,我来抱宝宝。快四岁的孩子了,那重量,也是不小的。

小孩子趴在夏沫肩头,看见张大力后,有点怯生生的,摇着头硬是不让人抱。

我抱着就行了。囡囡,背着你的书包。

嗯。囡囡望了张大力一眼,心里不是很高兴,背着自己的书包,拉住了夏沫的衣角。

夏沫抱着儿子,女儿扯着她的衣角,张大力帮忙拎着东西,四个人出了医院。

停车场里,一个男人坐在车里,望着医院的急诊出口。看着那走出来的一男一女外加两个孩子,幽深的眸子暗了暗,心里哂笑一句,自己魔怔了不成,一大早上的,心里还记挂着那个病了的孩子,跑到这里来,却又不进去,跟个疯子般的偷窥着!。

那跟着囡囡妈妈走着一起的男人,脸上挂着憨厚的笑,看着是个老实本分的人,应该是孩子的父亲了,穆向东的视线跟着四个人的动作,直到看见那男人拦了辆的士,招呼着大人和孩子上了车后,才收了回来。

还真的!

穆向东摇摇头,垂眸自嘲一笑,发动引擎引擎准备走人,这时,手机响了起来。

东子哥,你去哪里了?电话是穆念西打来的,今天约好了去夏沫老家的,可早上起来,管家就说一大早上的就看见穆向东出了门。

我马上回去。十分钟。穆向东这才想起来今天答应了妹妹去陪着她找那个什么失去联络许久的同学。

好吧,我在路口等你,你快点啊!

挂了电话,穆向东加快的速度,车子风驰电掣的朝着家里驶去。

★★★★点击《奢望》在线中超比赛预测(万博app)_万博manbetx下载+app_万博体育app买球靠谱吗★★★★

奢望

奢望

作者:himigu状态:已完结

主角是夏沫穆向东的小说名字叫做《奢望》,这本书是由作者himigu倾心打造的总裁豪门小说,奢望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奢望是一本值得一看的精彩小说。

在线中超比赛预测(万博app)_万博manbetx下载+app_万博体育app买球靠谱吗